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顾韩】千里寒葭(二)

第二章


    顾飞离开公子家后就直奔车站搭上了回B市的火车。第二天就是星期一,全体老师都得提早到校和学生一起听校领导训话——体育老师也不例外。

    原本顾飞只是趁休息日来C市替老爹到大伯家取他日思夜想的药酒,哪知道却在街上遇到了提着一大袋啤酒和方便面的韩家公子。

    两人刚见面时都是一愣,谁都没想到会在游戏之外遇见对方。

    那时的顾飞套着一件墨蓝与浅灰相拼接的撞色连帽卫衣,干净利落的短发让游戏里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醉”看起来就像个阳光健气的大学生。而公子则是一头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清丽精致的脸在现实中更加让人惊艳,只是标准的死宅男打扮与那姣好的面容完全不搭,没有了牧师长袍掩盖下的身形也显得越发清瘦。

    “你住这儿?”韩家公子开口问。

    “我住B市,来这里办点事儿。”顾飞答。

    “哦,挺远的。”公子看着俩人面前的女装店,调笑着问顾飞:“等女朋友?”

    “不是,”顾飞摇头,指着店里举件衣服砍价的女生说:“我表妹。”

    “……亲戚真多。”公子歪歪脑袋鄙夷。

    顾飞只能笑笑,因为公子说的的确不假,自己亲戚是真多。

    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十分尴尬。

    顾飞觉得自己要是再没点表示公子可能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下次不知道去哪里逮。于是开口道:

    “不尽一下地主之谊?”

    “如果你想吃方便面的话。”韩家公子耸肩。

    “好啊。”顾飞点头,“我和我表妹打声招呼。”说着就掏出手机给店里的女生去了个电话。

    “我又不会跑。”公子翻了个白眼。

    “嘘”顾飞朝公子打了个噤言的手势,对电话里说:“妹啊,我去朋友家坐坐,你买完东西就回去吧,我自己去车站就成。”

    本来这表妹是要来给自己送行的,但天性使然,还没到车站就说要采买点东西让自己带回去,结果一看到漂亮衣服就控制不住,一转眼就跑服装店里去了。那女生接到电话就从店里往外张望,在看到顾飞身旁的韩家公子后一脸惊讶地朝顾飞挥了挥手。

    顾飞也顺势对她做了个“拜拜”的口型,然后侧身问公子:“我帮你提着点儿?”

    于是公子也没客气,直接就把东西全塞给了顾飞自己大步向前走去。

    顾飞也只好一手提着老爹的酒一手拎着公子的啤酒方便面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韩家公子住的地方不大,一个人住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只是……

    未免太乱了吧。顾飞进门之后的第一感觉,这连个坐处都没有。

    公子踢开地上的空酒瓶,随意指了指客厅:“东西随便找个地方放就成。”说完便走进了浴室。

    合着也没打算让他坐。顾飞无奈的笑笑,把袋子放下就开始四处打量。

    客厅里只有一个茶几和一床挺大的沙发,电视倒没有,估计这家伙也不会爱看。电脑和游戏设备都摆在卧室里,还好房间够大,不然再放张床得有多挤。

    顾飞能想象韩家公子下了游戏转个身就直接倒在床上的模样,果然够简便。每天这么窝着不去太阳底下锻炼锻炼,那小身板得多容易垮。这要是自己的学生,非得每天拉出去跑三千不可。

    这么想着,顾飞开始蹲地上捡起了酒瓶。

    公子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整个客厅已经干净了。顾飞正扔完垃圾回来,一进门看到公子便问他:“要吃饭了么?”

    “嗯”公子颇有领导风范地打量了一下顾飞的劳动成果,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早习惯了公子这幅德行,但是在现实中看到还是有想扁他一顿的冲动。同时顾飞也在深刻的检讨自己,怎么就给这家伙当清洁工了呢?

    顾飞郁闷地走进了厨房,然后偏头问公子:

    “有冷饭么?”得,这会儿又当上做饭保姆了。

    “有方便面。”公子答。

    “有米么?”顾飞蹲下|身翻着橱柜。

    “有方便面。”公子继续答。

    “有面么? ”顾飞不依不饶。

    “有方便面。”公子一如既往。

    “那你这里还有什么?”顾飞挠墙,没等公子回答就自己接道:“方便面。”

    “那倒不是,有鸡蛋。”公子终于改口了。

    “......”非得等自己抓狂了才说,这性格实在太恶劣了。顾飞泪流满面。

    最后两人拆了四包方便面打了两个鸡蛋一起煮了,顾飞还不知从哪里掏出了根火腿肠加上。

    公子看着对面吸拉吸拉吃着面的顾飞,眼里尽是鄙视的光芒。

    “你在你亲戚家没吃么?”公子问。

    “吃了啊,不过我突然有食欲了。”顾飞吸溜着面说。

    “哼,那当然。面对本公子这张秀色可餐的脸,没食欲才奇了怪了。”公子哈哈大笑。

    “呕,我要吐了。”顾飞做出一个干呕的动作。

    “别恶心。”公子嫌弃的看着他。

    两人吃完后,顾飞很自觉的在厨房里勤勤恳恳地洗碗,公子蹲在阳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在干嘛?”顾飞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走到公子身后问。

    “浇花。”公子拿着个碗朝盆栽里倒水。

    “这是花啊?”顾飞看着那盆小植物,灰突突的像是个被太阳晒破了皮的小椰子。顾飞从没见过这种小家伙,好奇的戳了戳,还挺硬的。

    “这哪儿来的?”顾飞问。

    “路上捡的,看它丑不拉几怪可怜的。”公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会开花么?”顾飞觉得这盆小植物很别致,和它主人一样。额,与众不同吧。

    “不知道。”公子淡淡的说。

    “起名字了么?”顾飞是真心觉得这“朵”小奇葩很可爱。

    “什么?”公子回头看白痴。

    “取个名字吧!”顾飞笑着对公子说。

    “幼稚。”公子鄙视幼儿园水平的建议。

    “就叫‘韩家公主’。”顾飞接着说。

    “......”公子觉得顾飞就是来找茬的。

    “公主你好,我是顾飞。”这边顾飞已经自顾自地打起了招呼。

    “...神经病。”公子也是第一次知道顾飞的名字,不过这样的介绍方式真是...只有白痴做得出来。公子朝天花板扔了个白眼。

    “我说...” 顾飞突然很认真地看着公子。

    “干嘛?”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公子对顾飞这个暴力分子还是挺戒备的。正在琢磨顾飞接下来要说什么,不想对方的一句话让自己一瞬间有点失措。

    “你觉得咋俩怎么样?”顾飞说。

    “...什么怎么样?”公子看着顾飞。但语气可不像个问句。

    “我是说,要不我俩试试?”顾飞觉得两人自从游戏里相识到现在也有段时间了,默契也不少,对彼此是什么样的感觉,不需要多说对方也应该知道了。

    “同性恋?”公子倒是笑了。

    “不是。”顾飞摇了摇头。

    “那你是把我当女的啰?”公子看着顾飞,就像在看一个玩笑。

    “也不是。”顾飞不相信公子不懂自己的意思,但还是摇头:“我要把你当女的,直接找个姑娘好就行了。”

    “那能比么?”公子嗤笑。

    顾飞不知道公子到底在回避什么,他想从他眼里找出答案,可惜自己功力不深,看不透韩家公子这个人。

    于是顾飞说:“...你要是没想好,我就先回去了。”

    顾飞说这话时依然看着公子,但不知道是这家伙定力太好还是根本就不在意,顾飞完全无法看出自己想要的挽留。他只好无奈的笑笑,转身朝门的方向走去。顾飞手都已经碰到门把了,才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凉凉的不屑:

    “你一个蠢货怎么配得上我?”

    “......”虽然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小激动,但怎么就那么不爽呢。顾飞都已经到门口了,忍了忍没忍住又折回来。他真觉得不做点什么真是对不起自己来这一趟。

    “我说过见了面要砍你一百八十次的。”顾飞一步步走向公子。

    “哈?”公子本来环在胸前的双手在看到顾飞朝自己步步逼近之后连忙放下朝顾飞比划,“喂喂,”公子一边退一边警告:“你不会是想打人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唔”顾飞直接捉住公子的手把他整个人扯进自己怀里,顺势按住公子的头堵住了他唇。

    惊讶从公子的眼中一闪而逝,仿佛水面上掠过的一丝凉风,消逝后又再次剩下一泓平静的深潭。

    公子任由顾飞抱着自己,不做任何反应。

    顾飞也没有多停留,亲吻过后就离开了公子的唇。他把公子散乱的发挽到耳后,静静地等着他说话。

   “嘁,原来就这样,早说嘛。反正在本公子面前把持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公子只是淡淡地说,随后勾住顾飞的脖子蜻蜓点水般地擦过了顾飞的唇。公子直视着顾飞,唇角勾出一个嚣张的弧度:

    ”你不是要试试么?不过你这个废物应该不行。”

   “......”顾飞想起两人在对酒当歌与重生紫晶的行会战里相遇时,这人就是用这样一幅欠揍而又桀骜的表情朝自己敬了个礼。也许就从那时起,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就是不一样的,各种意义上的不一样。

    顾飞抬起公子的下巴与他亲吻,舌尖顶开了对方的牙齿与之缠绕。在理性崩弦之前,顾飞听到公子说:

   “我们只做爱,别谈感情。”

    顾飞听罢眼底暗潮翻涌,他按住公子加深了这个吻。

    谈不谈,那可得依我。


    所以两人就那样不明不白地滚上了床。

    本来顾飞只是脑袋一热想证明一下自己没有那么废物,结果想要的答案没有得到,自己却被从头骂道尾。

    公子没有说什么,顾飞想说的要等以后才能说。

    自己原来想好的步骤好像错位了啊。太失败了。顾飞深深地扶额。

    不过......

   “噗”顾飞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就笑出声来。


   “麻麻那个哥哥笑得好傻。”

    “恋爱了吧。”

    “什么叫恋爱?”

    “额...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顾飞靠在玻璃上,闭着眼沐浴着温暖的日光。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发送成功的字样。

     疾驰的火车绵延向前而去,又再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不过没关系,韩家公子,不回答也没关系。反正阳光正好,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59)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