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孙翔中心/叶翔】记事本

摸了一条鱼

不甜

慎入




1.

“我还是喜欢你,像......”

像什么呢,孙翔用笔端挠挠头皮,没想出下文,又觉得模仿着时下大热的格式来造句,文艺得太羞耻,于是唰唰几下把刚写的字划掉,只在被涂黑的句子下面新写了一行。

“我还是很喜欢你。”

写完左右两点,孙翔不好意思地笑笑,心里暖暖的。曲着身子把头歪靠在手臂上,听着笔尖敲打纸张的嗒嗒声,心满意足的阖上眼帘。

江波涛来喊他吃饭的时候,不小心瞄了一眼,摇摇头把昏睡的家伙叫醒。

后来江副队给周泽楷打电话唠嗑的时候悄悄说,想不到咱们翔翔这么热爱荣耀,草稿纸上都写满了“游戏游戏游戏游戏”。

 

 

2.

轮回训练室。

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充斥着整个屋子,轮回队员都在做着每天既定的训练日程。江波涛刚从经理办公室回来,拿着一沓文件走进训练室,电脑前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让他一时有点恍惚。那些新晋的队员看到他进来纷纷向他问好,江波涛也笑着一一回应,然后他朝着孙翔所在的位置径直走去。

“孙队。孙队?”没有回应。

江波涛看着孙翔呆滞的神情,试探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轻轻地喊他。

“翔翔?”

“啊?怎么了?”孙翔意识到有人在喊他,连忙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江波涛。

“经理叫你过去一会儿。”

“哦,我知道了。”孙翔起身给训练室的队员们布置了一下任务,向江波涛点点头就出门去了。

其实他并没有直接去经理办公室,他走在轮回宽敞的过道上,放慢了脚步,最后停在转角处,无力地靠在墙上。他的手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刚刚一瞬间的痉挛带给他的不仅是酸麻的痛苦,还有脑海里不断敲击的警钟,一声一声震得他双眼发黑。

26岁,他想,我今年26岁。

孙翔看着自己恍若脱力的手,瞳孔恨恨地收缩了一下,然后突然像发疯似的十指交叉变换做着暴力的手操,仿佛要在几秒内把所有姿势都做完每个关节都张开。蓦地,他怔住了,眼里一瞬的茫然无措被他尽力收敛起来。他用肘腕撑起身体,慢慢站直,压抑着内心的翻涌,脚步虚浮却仍然走向楼道尽头。

“你这种打法,以后会吃不消的。”

 

“经理,你找我?”孙翔进屋,看起来沉着得颇有队长的样子。轮回经理看到这个继任三年带领轮回拿下大大小小奖杯的年轻队长,很亲切地喊他坐下。

孙翔刚落座,经理便斟酌着语气开口道:

“一叶之秋的继任者已经选出来了,你可以多去看看,前辈的教授还是很重要的。”

孙翔抬眼:“选了哪一个?”

经理满意地说:“就是上次带你去看时候,放话要打败你的那个啊,别说还颇有孙队你当年的风范呢哈哈哈......”

孙翔笑了几声,挺好的。

 

 

3.

“你觉得怎么样?”江波涛陪在孙翔身边,两人站在屋外聊天。

“挺好的啊,有天赋,到时候换了神级账号,应该能发挥更多。”

“噗,翔翔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江波涛打趣道。

孙翔瞥了副队一眼,我就这么说话!

江波涛笑着说好好好,翔翔长大了。

然后两人站着看天,背景音是青训室里杂乱的敲击声。江波涛正感叹着人生啊如滔滔江水奔流不绝,就听到孙翔说。

“队长最近怎么样啦?”

江波涛会心一笑,语气轻快又带着点感叹:“小周啊,去读大学以后硬是被同校女生推选当学生会主席,最近正忙得焦头烂额处理这个负责那个还得天天收情书听告白拒绝约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哎,wuli队长啊2333”

“我怎么感觉你很开心的样子。”孙翔双手环在胸前,挑眉看着自家副队。

江波涛咳嗽几声,一本正经道:“孩子长大了嘛。”

孙翔道:“孩子孩子,你自己怎么不想想以后要干嘛。”

江波涛一脸悠闲:“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你看我这个轮回副队兼仁副经理不是当得挺好的吗?”

孙翔鄙视:“double副啊皮皮哥。”

“咳咳咳。”江波涛心想臭小子嘴皮越发利索了,准备赶紧转移话题,突然就想到了可以灭对方气焰的事。

“翔翔啊,我说你这个怪习惯怎么还是改不了,天天在小本子上涂涂画画的,以前是‘游戏游戏游戏’现在是‘YXYXYX’,幼稚不幼稚呀羊习习~”

本来只打算说个糗事调戏一下孙翔,没想到效果如此明显,只见眼前人原先绷出的一脸淡然瞬间破裂,然后一层淡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爬上那张帅气的脸蛋。孙翔就像鼓满气的河豚,眼睛瞪得大大的,脸烫得可以煎鸡蛋。江波涛看得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孙翔就羞愤欲死地跑了。

江波涛一脸茫然:???

 

 

4.

“叶哥,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某些人已经老了,过时喽。”

“放手吧叶哥。看看你的手,居然抖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一双手又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呢?还是让我来吧!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你?退休啦!”

“什么?”

“你说什么呢?这关你什么事了?”①

“叶秋!你说清楚!”

......
孙翔又一次陷入了梦魇,梦里那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清晰地刻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拷问着他。他开始气得发抖,然后变得茫然,失落,无助,仿佛所有最消极的感受都让他尝尽了,最后让他崩溃的是梦中那人锐利的眼神,仿若失望至极地、冷冷地看着他,微微颤抖的手松开了那张账号卡,收好,那人说。然后那个人转身走得决绝,就像身后没有值得他回头的东西,那道身影越走越远,孙翔感到胸腔左侧传来了剧烈的痛楚,他张口说不出话,伸手够不到他,他拼命想抓住那人,跟他说不是的,不是的,我......

孙翔挣扎着醒来,耳畔两侧的枕头湿了一片。

他睁大酸涩的眼,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

第二天一早,远在呼啸的唐昊刚起来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损友凌晨发来的信息。

“糖糕,我越觉得内疚,就越是喜欢他,大概我是个变态吧。”

 

 

5.

孙傲天:糖糕糖糕糖糕!快出来快出来!

唐日天:干嘛啊傻逼

孙傲天:诶我今天不是刚进嘉世吗!看到那个叶秋了!你造吗!他一大把年纪居然还挺好看的=-=

唐日天:......→_→

唐日天:玛德制杖你不是在越云时候就见过他了吗?

孙傲天:是见过啊,但是今天见了以后感觉不一样了,望天。

孙傲天:我想着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结果他居然瞪我!你知道吗他!居!然!瞪!我!

唐日天:大概没见过你这么傻逼的所以瞪大眼多瞅瞅。

孙傲天:......要不要处了?不处拉倒PSP还我!

唐日天:我错了(乖巧.jpg)

孙傲天:哼!

孙傲天:一看他就不爽!靠着资历高年纪大就叼!叼什么叼!迟早被我踩在脚下!

唐日天:祖宗,你还有脸说别人叼?

孙傲天:那倒也是,我才是最叼的!一叶之秋以后就是我的了!嘎嘎嘎!

唐日天:→_→

孙傲天:不过我问了一下我们经理,那个叶秋貌似......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哦。

唐日天:哦,关你屁事。

孙傲天:???

唐日天: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唐日天:(懂事.jpg)

 

孙傲天:糖糕啊啊啊——

唐日天:有屁快放。

孙傲天:叶秋阿不叶修居然就住在嘉世对面的一个破网吧里,我今天跑去看了一下,玛德也太磕碜了。

唐日天:噫,是挺磕碜的。

唐日天:然而

唐日天:关你屁事。

孙傲天:怎么就不关我事了......好歹跟我也有关系吧......

唐日天:不得了了孙翔同志,你居然也会为了谋朝篡位而感到内疚惹。

孙傲天:谁托马内疚了!我这是天经地义!我这是关怀退休老干部!

唐日天:嘻嘻

孙傲天:???

唐日天:我怀疑你变成了叶修的迷弟。

孙傲天:!!!

 

孙傲天:哇糖糕6666

唐日天:哼,以下克上!

孙傲天:宠溺的眼神

唐日天:滚滚滚

唐日天:......不过

唐日天:傻逼你没事吧?

孙傲天:你才傻逼我会有什么事?

唐日天:你不是挑韩文清输了吗

孙傲天:输了又怎么样,又不是以后不会赢了。我还要打败叶修呢哼!

唐日天:......你一天不提叶修会死啊

孙傲天:会

唐日天:......

孙傲天:......

 

唐日天:喂,在轮回还好吗

孙傲天:哼,好得飞起

唐日天:哟哟哟不得了了要上天了

孙傲天:→_→

唐日天:诶我说傻逼,你还喜欢着呐?

孙傲天:是啊

唐日天:2333333心疼

孙傲天:笑屁笑,严肃!

孙傲天:诶你说他会不会喜欢我呢?一点点?

唐日天:大概?下辈子倒还有可能

孙傲天:......就你话多!

孙傲天:......

孙傲天:反正我还是好喜欢他!

 

“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这个傻逼。”

 

 

6.

江波涛敲了敲孙翔房间的门:“都打包好了?”

“嗯。”孙翔拉上行李的拉链,干净利落地拍了拍,整个房间就空得差不多了。

“不错嘛翔翔,理得挺干净。”江波涛夸道。

“嘁,我又不是小孩子。”孙翔直起身子,整个人挺拔又修长。江波涛欣慰地看着这个大小伙子,压下心里的不舍,跟他说带了个小惊喜过来。孙翔探头看到门外站着的两个穿着轮回队服的年轻人。

“前辈。”

“前辈。”

两个人礼貌的打招呼,一个开朗,一个沉稳。

孙翔没想到,问你们怎么过来了。

“来送前辈的呀!”两人回答着,脸上洋溢着兴奋和年轻人的朝气,孙翔看得心里一软,他笑了笑,一手揽着一个揉揉他们的脑袋,就像个年长一些的大哥哥,就像他的队友们曾经对他的那样。

大哥哥对两个小朋友说:

“加油啊,‘双一’就交到你们手上了。”

“你放心吧前辈,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那个曾经挑衅过他的少年带着点害羞,别扭又坚定地对他说。

孙翔听着,眼眶有点发热。

好,他说,说到做到啊。

孙翔退役,离队,一向张扬的他把这一切都做得很低调。

他最后离开轮回的时候,对江波涛说,队长看到那个孩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江波涛看着他,是的。

我也很高兴。孙翔说。

江波涛摸摸他的头发,多打电话回来知道吗。

知道啦皮皮哥!孙翔欢快地应着,又像以前一样调皮地眨眨眼,略略略地做着鬼脸跑上了车。

关上车门,孙翔从灰暗的窗户往外看,轮回的天空还是蓝色的,一如他来时的那天,一眼就能看到站在蓝天下的队友。江波涛站在路边朝他挥手,他像只壁虎一样把一张帅脸贴在玻璃上,冰凉的触感似乎能让他不太难受,以至于感受不到脸上的泪水。

看着那栋熟悉的大楼越来越远,孙翔吸了吸鼻子。

好歹也是我的青春啊,他矫情的想。

 

 

7.

江波涛回到寝室,发现自己把孙翔房间的钥匙反锁在里面了。他懊恼的一拍脑袋,跑去喊人来撬锁。

进门果然看到钥匙被他放在了床板上,拿起以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没有难受是不可能的。当时他和孙翔一起送周泽楷离开,他们的队长一贯的内敛安静,只是抱了抱他们,轻轻地说,加油。

现在孙翔也走了,他一时间都有些适应不过来。

江波涛环视这这件屋子,突然看到桌子上躺着一本摊开的笔记。

雾草,江波涛心想,臭小子又把东西给忘了。他走过去打算拿起来,突然纸上满满地字映入眼帘。

怕被人发现似的,拙劣的掩饰着。划掉了又写上,写好了又涂黑,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所有空白。他仿佛能透过这些一笔一划触碰到那颗一尘不染的心。

那个人趴在桌子上,听着笔尖敲打纸张的声音,默默地看了一眼手臂上压着的纸,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8.

除夕夜,退役多年的叶修顶着被老爹打断腿的危险跑回杭州和兴欣的老朋友们一起过节。

听说叶修回来,兴欣大部分队员,无论老的新的都赶了过来,吃完一顿饭又匆匆回家,总之是一定要见叶修一面的。搞得叶修挺不好意思,他悄悄跟老板娘说,其实我是躲相亲来着。

陈果无语。

叶修点上烟:“不过因祸得福,能聚一聚也挺难得。”然后摸摸肚皮,有点唏嘘:

“吃撑了。”

陈果看他西装革履的却依然没什么形象,像从前一样挑了他最爱靠的沙发舒舒服服地瘫着。

“怪不得你老大不小没结婚,你看看这个烟民形象哪家姑娘会看上你。”

叶修大概真吃多了,非常不想动,但还是要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哥有的是迷妹好吗。”

老板娘噫地一声就回家了,留叶修在网吧守电脑。叶修收起那副咸鱼样子,站起来四处走了走,兴欣网吧一楼的电脑早已经更新换代,二楼当时被强行当训练室的地方也略微改动了一下,不过大部分都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叶修下楼锁门,没想到会看到孙翔。

“咦?”叶修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孙翔也不知在门外站了多久,陈果走的时候没看到他,那他应该是刚刚才到,或者到了很久?想到后一种叶修有点吃惊。

“你来多久了?”

孙翔沉默了几秒,说,刚刚到。

叶修把门拉开让孙翔进去,嘴上说道:

“小伙子撒谎不好哦,脸都冻僵了。”

孙翔一时有点无措,自己其实早就来了,只是看到一群人热热闹闹的不想进去打扰,他只要远远看着那个人脸上的笑意就挺满足了。

孙翔用手心磨蹭了一下裤腿,叶修才看到他手上提着一个小蛋糕。

叶修笑了,说我可不是今天过生日。

孙翔自从进屋就没开口过,这时候抬眼说了一句,庆祝用的。

“庆祝啥啊?庆祝你退役?”

“......”

“噫。”叶修看孙翔不说话,便领着他上楼,感叹道:

“你去了轮回怎么搞得跟小周似得话这么少。”

孙翔到了二楼,直接就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拆开包装点上蜡烛。叶修站在一旁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然后问他,三?为啥蜡烛是个三啊。叶修想了一下也没想到他俩跟“3”这个数字有什么联系。

孙翔关了灯,一直沉默的他这个时候抬眼看叶修。烛光明灭下他眼里的情绪看不真切,叶修不太确定在那双眼里看到的是不是水光,毕竟太亮了。

然后他听到孙翔说:

“叶修,以后一叶之秋每换一次操作者,我们就买个蛋糕庆祝好不好?”

他第一次在他面前用了“我们”,另一次是在世界冠军的奖台上,他个子太高站在了最后一排,目光却一直注视着捧起奖杯的那个人,他悄悄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们是冠军。

“我明天就出国了,但是一叶之秋换任的时候,我会回来找你,好吗?”

好吗?

叶修有点惊讶。但没有拒绝。

叶修掐灭烟,默默看着孙翔切蛋糕,只是在看到眼前的一块分量很足的蛋糕时,眼皮跳了一下。

“嗯,挺好吃的。”叶修说。

孙翔看着光秃秃的盘子,有点开心地笑了。

天黑得透彻,孙翔离开网吧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那里亮着一盏明晃晃的电灯,隐约能看到叶修走动的影子。孙翔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那段深夜从嘉世跑出来买夜宵偷看叶修的时光。

“叶修,你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要教我这些?”

“哥不讨厌任何一个热爱荣耀的小朋友哦。”

孙翔安静地收回目光背过身去,路灯在地面拉出他长长的身影,朝着那人所在的方向一路延伸,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他理了理脖子上的围巾,呵出一口白雾,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概他永远都舍不得,结束他痛苦又甜蜜的暗恋。

 

 

 

 

 

 

END

 

 

 

 

 

 

 

①处标记以上的对话都来自原著第一章。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写得不好请多担待

爱翔翔......爱得心痛_(:з」∠)_

这里设定老叶是直的_(:з」∠)_

B......BE了_(:з」∠)_


评论(40)
热度(192)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