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02

事情跟我想的不一样

怎么感觉写成搞笑番了【。

别在意,毕竟我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作者

4.

 

“你说什么?!”苏沐橙都忘记了喝奶茶,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不顾女神形象哆哆嗦嗦地重复确认:“你再说一遍?给谁???”

叶修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孙、翔。”

“...................”

“...................”

苏沐橙吓得猛吸一口奶茶,快速嚼碎几个珍珠咕噜咽下去,抚着胸口大呼一口气,冷静地把叶修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你和他......什么时候发展到需要x婷的地步了?!”

叶修面不改色:“昨天。”

苏沐橙追问:“你们不是昨天才见面的吗?什么时候的事儿?”

叶修面不改色:“昨晚。”

苏沐橙沉默,由衷称赞:“......可以的我的哥。”

叶修面不改色:“谢谢。”

苏沐橙没想到孙翔居然会是个Omega,外表简直太有欺骗性了,果然不能以貌取人,心里那股对他的不满情绪也由此变得复杂了起来,她皱着眉试探地盯着叶修的脸企图看出些什么来,无奈后者多年油条脸皮太厚,一点情绪的小尾巴都没露出来。苏沐橙泄了气,咬着吸管犹豫着说:“你......标记他了啊?”

叶修闻言终于不再绷着一张脸,像是累极般深深叹了口气,疲惫地点点头,叹息着说:“是啊。”

苏沐橙:“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叶修抿着唇沉默不语,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单了二十五年,对感情这种事向来没什么追求,一心扑在荣耀上都快要无欲得成仙了,突然有人问他单身两年的感受怎么样,他能怎么说?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两年吗?都是让他感到没头没尾的问题。一直独身的状态都快让他忘了自己是个Alpha,如果不是这次荒唐的毫无准备的发情,他和孙翔谁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甚至都可能只是点过头见过面的关系。

想到孙翔,叶修闭眼揉了揉太阳穴,烦躁和茫然让他头疼欲裂。昨晚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背对着自己的Omega一共只对他说了五个字。前三个,别碰我,后两个,滚开。

即使嗓音干涩沙哑,叶修也能从那嘶哑着拔高的声调里听出被孙翔强压下的崩溃情绪,他第一次有点想退缩,在这个由自己亲手铸成的尴尬境地里。

叶修眼眶有点黑,没精神地说:“交给他就行,麻烦你了沐橙。”

“恩。”苏沐橙应着,有点担心他:“孙翔不会打你吧?”

叶修倒是马上摇了摇头,哭笑不得的说:“那倒是不会。”

把苏沐橙送走后,叶修磨蹭着回到兴欣网吧,懒懒地趴在前台,除了偶尔帮进门的客人刷卡开机子之外,一直若有所思地待在原地。

难得没见他站在门外吞云吐雾,下楼的陈果很满意地夸了一下这个刚招来的小工,然后开始运用廉价劳动力:“叶修,你帮我去买一袋红糖和几包巧克力回来吧?”

“恩?吃这么多甜食会发胖啊老板娘。”叶修说着已经接过零钱起身,他带过苏沐橙,怎么会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只是打趣几句罢了。

陈果嫌弃直男般嫌弃的对叶修说:“你懂什么,快去快去。”

叶修遵命,到附近小卖部里买了东西又给自己添了包烟,踱回去把红糖交给陈果,走过饮水机的时候又顺手把热水键给按下去。叶修坐到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巧克力递给陈果。

陈果看到说:“咦?你买了白巧克力啊……不过也挺好吃的,一股牛奶味儿。”

叶修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鬼使神差地跟着说了句:“是挺好吃的。”

陈果:“喏,你喜欢的话给你一块。”

叶修接过,道了声谢,撕开包装把白色方块放进嘴里,甜腻的奶香冲淡了舌尖由烟草留下的苦涩。

叶修转动椅子面朝街道斜对面那道熟悉的大门,看不清表情。

被窗帘遮挡住阳光的房间仿佛与外界分割开来,正处于傍晚时分。床上裹成一团的被子动了动,探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染成亚麻色的头发在昏暗的屋里显得有些暗沉。孙翔睡得深,脑袋早就不知什么时候从枕头上滑了下来,直接斜睡在平坦的床垫上。他哼了一声,睫毛轻颤,阖上的眼缓缓睁开一条缝,迷茫地辩识着这间屋子。 浑身像散架般聚不起力气,孙翔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愤怒地一拳砸在床上,一用力牵动了身下某处,疼得他呲牙咧嘴。

此时他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有规律的传来,挣扎了半天才从床上爬起来,孙翔随便套了件衬衫撑着额头挪动步子去开门。

漂亮的女孩子总能让人眼前一亮,然而现在的孙翔完全没心情去欣赏,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去面对这个跟叶秋有关联的女孩子。

苏沐橙的神色也有些复杂,本来不知道怎么跟孙翔开口,现在看着这人满脸阴沉摆出好像自己欠他几百万似的臭屁表情,瞬间就不爽了起来。

苏沐橙直接把盒子朝孙翔一递:“给,叶修买的药。”

孙翔疑惑:“叶修是谁?”

苏沐橙瞥了他一眼,挑着眉故意说:“你的Alpha啊。”不理对方呆滞片刻后迅速黑下去的脸,把药盒扔到孙翔胸前,苏沐橙二话没说直接转身走了。孙翔愣愣地接住药,苏沐橙的那句话戳到了他最难以启齿的痛处,他气得发抖,哐地一声砸上门,看都不看就把捏得皱巴巴的药盒扔进了垃圾桶。

那个人碰过的东西,他碰都不想碰!

心里大声吼完这句话,孙翔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靠,这间屋子里的东西哪件不是叶修碰过的?!

孙翔真的被自己气到了。

四下环视才发现屋子早已被打扫干净,就连床单被套都换过了,整个房间焕然一新,干净整洁,只有电脑桌上还摆着一沓文件。孙翔一看,全是什么《怎样当好队长》、《如何与队员沟通》、《嘉世战队人员资料整合》、《嘉世实力分析与新赛季整改方案》......

“这都什么莫名其妙的。”孙翔翻着这堆文件,皱起眉头:“他这是在讽刺我不配当队长?”

年轻气盛最忍不了别人的轻视,孙翔哪里受得了这个,摞起文件就想扔进垃圾桶,顿了顿又收回手,烦躁极了,最后他索性把全部资料都锁进桌柜里,眼不见心不烦。

孙翔趴在桌上,把不知不觉间变得滚烫的脸颊埋在臂弯里。

自抱自泣。

 

 

5.

 

今天是荣耀联赛第20轮比赛的日子,叶修到网吧一楼的大厅里溜了一转,室内的投影幕布早已高高挂起,正在转播嘉世对战三零一的赛事。

网吧一如既往的满座,有的在网游里厮杀有的坐在位置上抬头专注地看着投影。毕竟是同城的战队,即使核心战力已经退役,仍然有很多粉丝带着不舍和眷恋守着嘉世,期盼着这个新的阵容能送嘉世走上新一轮的巅峰。他们关注着,欢呼着,高燃的气氛更在孙翔操纵的一叶之秋一挑三打败对方三名选手的时候达到最盛,手持银色战矛的斗神以压倒性的攻势将观众的热情掀到顶端,陈果这个死忠粉早已不顾形象地随着观众一起高声呐喊。

叶修却并没有被他们这种高涨的情绪所感染,在普通玩家看来,孙翔仅加入嘉世几天就能融合得这么好,现在展示出的气势更是无可抵挡,嘉世胜率极大,然而叶修却心底一片清明。他独自站在门口抽烟,烟头的火光在暗夜里忽明忽灭。孙翔没有被那件事所影响,发挥出的职业水平确实令人十分惊讶,但是他的短板早已暴露在叶修眼皮底下。

果不其然,一挑三给孙翔带来的狂傲并没有领着他走向胜利,被对方有意带动起的手速早已失控,他终于在团队赛的时候与大部队脱节。整个团队本就犹如一盘散沙,一叶之秋来不急救援再加上沐雨橙风被击杀,核心战力的隔离,高威胁的远程攻击手出局,嘉世的局势如分崩离析般倒塌,成功必然倒向行动一致且拥有战术的三零一战队。

明灭的光亮映在叶修阴晴不定的脸上,他叹息一声,向陈果打了声招呼就自己走出门,手一抬将燃烧着的烟扔进盛水的垃圾桶里,把熄灭的火光连同那些懊恼的、惋惜的、愤怒的责难一并远远抛在身后。

嘉世下滑的这几年,他没少听到这样的埋怨,来自观众的,也有来自队友的。他能受住这些低落消沉的侵袭,不知道那个人能不能。

 


孙翔戴着口罩坐在板凳上,僵硬得像块冰雕。

叶修把手捂在口袋里,硬扛着来自对面咬牙切齿的目光,与之淡定对视。

其实他差点忍不住想倾家荡产把所有钱拿出来放到孙翔面前,然后颇有总裁风范地对他说——

大家当无事发生过。

............

可能吗?!可能吗!!!

叶修掐了自己一把,又想直接对孙翔说,你要是不想这样咱们就去医院做个手术吧嗒一声断了你好我也好。

............

是人吗?!叶修你还是人吗!!!

正当他天人交战的时候热腾腾的拉面已经端上来了,叶修决定干脆先解决饱腹问题再说于是埋头吃面,然而孙翔却没有动作,一直保持着寒冷的低气压,以一种在砧板上剁肉丁的凶狠目光瞪着叶修。

其实他心情很复杂,太多的事没有按照他预想的方向发展。最让他郁卒的就是性别问题,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名副其实的Alpha,再不济出什么意外也会是个安定守法的Beta,然而命运却给他来了个巨大的意外,他不仅变成了弱鸡般的Omega,还被一个弱鸡般的Alpha给标记了。这感觉就宛如你的阿妈对你说,崽啊,你可能是一只高贵优雅的金毛哦,你看着自己黄黄的软毛,越发坚信自己一定是只高贵的金毛,结果你长大以后,黄黄的软毛还是黄黄的,你却发现自己其实是一只傻乎乎的圆柴。

品种错了就算了,只是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又不是不能生存,但是……孙翔狠狠刮了眼坐在对面开始吃包子的叶修,叶修有反应般抬头看他,疑惑地歪了歪头,眨眨眼无辜纯良。

无......辜......纯......良......

孙翔吐了一口老血,开始瑟瑟发抖并觉得自己没救了。

这时,那个标记了自己的弱鸡Alpha还一脸正直地把面条往他这边推了推:“吃啊。”

孙翔阴森森地看着叶修:“......不吃。”

叶修坚持把筷子递给他,规劝:“吃吧,吃完咱们好好谈谈。”

孙翔沉默了会儿,从进店以来他就浑身不自在,只要叶修靠近他就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叶修抬着的手还没放下,孙翔不情不愿的夹着筷子另一端,小心翼翼地把筷子从叶修手里抽出来。

叶修无语地看着孙翔摘下口罩,嫌弃地扯了张纸巾擦了擦刚刚被自己握过的那截筷子。

......叶修扯扯嘴角,你开心就好了。

孙翔巴拉着面条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抿着唇不说话。

叶修本就是听苏沐橙说孙翔最近身体不太好才决定硬着头皮把他约出来谈谈,这下孙翔极其不给面子的扔剩饭,更让他确定了孙翔确实可能是生病了。

叶修真情实感地关心道:“吃不下啊?”

孙翔又不说话,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沉默,尴尬。孙翔抬头对上叶修的眼又连忙垂下眼帘,最后他别扭着小声说:“肚子疼。”

肚子疼。叶修把这三个字翻来覆去理解猜测了半天,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犹豫着问孙翔:“你......没吃药?”

也许是因为他一贯的语气问题,孙翔觉得叶修是在嘲讽自己,他输了比赛本就想不通加不高兴,这时候听见叶修这句话瞬间就炸了,愤怒的大声说:“你才需要吃药!叶修!你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就可以这样侮辱我!”

周围那些不明真相的吃面群众瞬间齐刷刷地看着叶修。

叶修巨冤。

他尴尬地朝人民群众笑笑,大家吃好喝好啊。

叶修凑近了孙翔,压低声音:“我是说......”脸皮厚如城墙的他此时还是觉得难以启齿,迟疑了一下豁出去般对孙翔说:“我是说,避孕药啊。”

............

叶修声音不大,孙翔却听得清清楚楚,一张帅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立马爆红,蹭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手足无措地愣的原地,成功引起了吃面群众的又一轮注目礼。

叶修心想果然是这样,赶紧按着孙翔的肩膀把他按回椅子上,看着孙翔茫然无措的脸尽量放轻语气温和的对他说:“别紧张,别紧张,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啊。”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这句话,孙翔突然神色一变,痛苦的皱起眉头俯身哇的一声干呕起来。

叶修就这么保持着拍肩的姿势目瞪口呆地僵在了原地。

因。吹。斯。挺。

【TBC】

评论(79)
热度(435)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