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03

我高估了自己.....三章写不完了.........

依旧.......有天雷慎入QAQ






6.

 

“你坐这儿等着,我去挂号。”叶修说完转身,突然被孙翔扯住衣服身形跟着顿了顿,一回头看到孙翔全副武装下露出的那双大眼睛,欲言又止。


孙翔本来不想跟着去,但是一看那排椅子上坐的都是大着肚子来做产检的孕夫孕妇,脑补了会儿吓得魂都飞了,硬是不愿靠近一步几乎是贴在叶修身后跟着去挂号窗口排队,全程低着头把脸埋在鸭舌帽下面,要是被哪个熟人认出来他简直不用活了,只是他忘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压根就没有熟人,唯一“熟”点的那个正一脸没事人似的站在他前面,好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样子。


孙翔莫名想着,叶修为什么这么熟练啊?难道他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很多次了?!这个渣男!


叶修同志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孙翔心中的渣男形象已经如此深刻屹立不倒,领了号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拉着孙翔走上二楼。当然他只拉了孙翔的袖子,直到现在他都不敢跟孙翔直接接触,满心只想着赶紧把这个流程走完,气定神闲的样子确实看起来经验丰富,如果他的脊背没有如此僵硬的话。


医生看了他俩一眼:“刷医保吗?”


“刷。”叶修递过自己的卡,看着医生在单子上写下他的名字,身旁的孙翔别提有多别扭了,几乎都想把整个身子缩成虾米躲叶修背后。


医生看了他一眼觉得很有趣:“怎么,害羞啊?别紧张,第一次都这样。”


孙翔简直想一头撞死在叶修身上。


医生问叶修:“Omega叫什么?”


叶修说:“孙翔。”


医生:“哪个翔?”


叶修:“羊习习。”


医生:“结了几年了?”


叶修眼都不眨的扯:“半年。”


医生:“Alpha今年几岁?”


叶修:“25。”


医生:“Omega呢?”


叶修愣住,反而是孙翔闷声闷气的出声说:“20。”


叶修看了孙翔一眼,神情复杂。


医生写了大半单子,又问:“没吃过早餐吧。”


叶修回过神来:“吐了。”


医生:“正好,去买瓶水憋尿做个彩超吧,照的清楚一点。”


孙翔小时候做过彩超,憋着尿排队等了两个小时简直如人间地狱,一听这个词就忙摇头说我憋不了。


医生:“那就抽血或者生殖腔B超,任选一个。”


抽血,孙翔脸一白,实力拒绝。叶修只好问医生:“什么是生殖腔B超啊?”


医生一脸稀松平常的说:“就是把一个长的探头插进去检查啊。”


孙翔本就一直攥着叶修后背的衣服,这下子更是给他吓得猛掐一把叶修的后腰。叶修脸都绿了,咬着牙笑着对医生说:“那还是彩超吧。”


同样的事情,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叶修靠在墙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狠狠抽根烟又只能忍着,还得接收来自对面的低气压。孙翔板着身子坐在塑料椅子上,不敢动一下,帽檐下那双乌溜溜的黑眼睛凶巴巴地瞪着叶修,他打算用这种把所有的注意力全转到对方身上的方式来忽略此刻身体里的难受。叶修被他用目光凌迟了一百八十遍,十分确信如果孙翔能动一定会冲过来和他同归于尽。


这场对于两人来说都过于痛苦的煎熬终于结束了,医生让他们先回去,第二天再过来拿检查报告。


因为某些彼此心照不宣的原因,他俩来的这家医院和俱乐部隔着挺长一段距离,打车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进行一次交流,隔得远远的分坐在车子两边,各自偏头安静的看着窗外。


到了路口叶修先下车,站在拐弯处沉默地看着车子停到嘉世门口,直到孙翔下车跟门卫打了声招呼跑进大楼之后他才慢慢走回兴欣。


叶修进门趁着客人去结账的空闲在还没关机的电脑上快速敲击键盘查询着什么。


“叶修你溜哪儿去了现在才回来!”陈果一见他进门马上叉腰盘问。


“我不是请过假了吗老板娘?”叶修有点疲倦,直起身子讨饶:“廉价劳动力请求休息,到了夜班我会来换的。”


陈果看他脸色不好,大手一挥准了。叶修感激地看她一眼,爬到楼上自己的那间小储物间里倒在低矮的小床上。储物间的门一关整个屋子都暗了下来,只有西墙顶上的那扇小窗透了几缕傍晚的橘色夕阳,叶修点上烟,枕着手臂靠在床上。


嘉世官网更新了战队资料,他猜的果然没错。


十二月二号......叶修冰凉的手拍上额头,无力地叹了口气。


今天,才十一月二号啊。


 

 

7.

 

叶修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他坐在一把木椅上,环视周围看到了黑暗阴沉的墙壁,一股莫名的寒风吹得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搓了搓手才发现自己穿着蓝白相间的......狱服。


叶修无语地扯扯嘴角,心说这梦好强势,知道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


叶修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翘着二郎腿颠啊颠,清了清嗓子嚎:“有没有人递根烟啊——”很快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叶修起身走向前握着栏杆瞄了眼,惊了。他看到孙翔走过来,隔着窗站在走廊上,个子高高的,皮肤白白的,手臂上抱着个奶娃娃,可可爱爱的,五官像极了孙翔。


孙翔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指着他转头对奶娃说:“崽,这就是你那个没有良心的阿爸。”


小孩子圈着孙翔的脖子歪头看朝叶修的方向,咧开嘴吐了个小小的气泡,够着身子朝他伸出胖胖的手指,软软嚅嚅地喊他:


“阿爸——”


......


然后叶修就醒了。


睁大眼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心跳得极快。


 

 

值班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七点,叶修换班以后出门吃了点东西,难得走了很长一段路到医院等着。坐在一楼的椅子上一直等到了十二点整,才看到孙翔鬼鬼祟祟地摸进医院门口,叶修看他像执行秘密任务的样子有点好笑,他确实也笑了。


孙翔一眼看到了他,快步走过来,急道:“笑什么笑,图谋不轨。”


叶修:......


今天二楼的某科室前人特别多,成双成对的。叶修和孙翔不太好意思跟人家抢位子,只能两个一起站在走廊上等着叫号。叶修撑着扶梯手,微微俯身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孙翔背靠栏杆盯着自己鞋尖发呆。两人这样安静的等了十几分钟,才有护士出来叫他们。


“孙翔?”叶修喊他。


孙翔抬头,张了张嘴又合上,最后呆呆的说:“我不去了。”


叶修沉默,隔了会儿说,行。


“叶修先生?”医生翻看着检验报告,确认着问。


“是。”


“叶先生,很可惜,您的Omega并没有怀孕。”医生说。


叶修闻言,心里坠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放下,松了口气笑笑,犹疑着问:“那他上吐下泻......”


“只是肠胃性感冒,开几服药回去,平时多注意休息就好了。”医生看着叶修的表情,又接着说:“没关系的,我看您的Omega年纪还小,现在就生育对他身体也不太好。年轻人嘛,以后多努力努力总会有的。”


“嗯。”叶修点头,笑道:“谢谢医生,麻烦您了。”


孙翔低着头把手插在口袋里,郁闷地站在垃圾桶旁边,吐出舌头看着桶面倒映着的那张变形的脸变得搞怪又好笑,心情好了一点。看到变形的脸变成了两张,孙翔猛地抬头看着叶修,瞬间紧张了起来。


叶修把检查报告卷起来扔进垃圾桶,朝孙翔耸了耸肩,表情轻松。


孙翔立马长吁一口气,感觉浑身都不再沉甸甸的了,低吼一声yes握着拳尽情在原地蹦了两蹦。


叶修看着他明亮的表情和在阳光中一颤一颤显得越发柔软顺滑的头发,不知为什么心底突然产生了一种名为失落的情绪。


你疯了叶修,犯下的错误没有继续扩大难道不是最好的事情吗?


可能确实是一件好事,他俩在这天分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面。









【TBC】



对不起大家的期待

我在搞事情..........


经小伙伴提醒标注一下,文里的时间被我往后推了点,按照一般时间轴的话,原文在翔拿到一叶的那天刚好就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评论(77)
热度(385)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