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06

13.

 

“叶修你这个混蛋。”


“是,我混蛋。”


孙翔抱着被子,看着一片狼藉的床,还有地上几个报废的套套,简直辣眼睛。


叶修坐得有点远,吞云吐雾看不清表情。


“叶修,我们这种......算什么啊?”孙翔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叶修没跟上他的思路,反问他:“什么算什么?”


“就是......”孙翔想了一下:“就是这种关系啊。”他们俩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一时也挺难说清楚的,可他就是想搞明白,什么都可以总比不清不楚好,不然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不太好受。


还能怎么,打过几次炮,上过几次床,还差点怀了个崽,叶修大概是一大清早抽多了烟脑壳疼,这么想着脱口而出就是一句:“炮友吧。”说完就想给自己一锤子。


没想到孙翔居然接受了这种说法,还觉得颇有道理的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


不是的好吗?叶修腹诽。不过转念一想,算了,炮友就炮友吧,反正也是提前行使权利。


然后两人趁着天色刚亮就出了酒店,在马路边站了半天,叶修才突然无语的反应过来,嘉世住在哪里为什么不问一下苏沐橙呢?尴尬。他看了一眼身旁冷得抖腿正在等车的孙翔,又觉得这真是一个美妙的失误。


送走了孙翔,又给两个妹子带了早餐,叶修打算回房间补个觉却被唐柔挡住了道。


“怎么了?”叶修睡眼惺忪的问。


唐柔笑了笑,悄悄说:“巧克力,还是牛奶味的。”


叶修稍微反应了一下,有点惊讶,站直了身子探头看了眼还在看电视的陈果,把食指放在唇上比了个禁声的动作。唐柔了然的点头,耸耸肩颇为感兴趣的瞄叶修。叶修被她这样盯着居然有点面皮薄,掩饰般轻咳一声。最后达成的共识便是,一方保密,另一方嘛负责战斗法师的教授就行了。


唐柔妹子开心的关上门,叶修站在外面摸着下巴想,她和孙翔差不多年纪,估计是最近也有分化的趋势,所以能敏锐的捕捉到孙翔留下的信息素,依他的判断,他们兴欣即将又多一个Alpha战力,不错不错……不过,叶修嗅了一下自己的领口,隐约的奶香味让他勾起了唇角。


有这么明显么?




孙翔手插口袋戴着外衣的帽子,低头匆匆走进房间,换了套衣服洗了个澡,看着时间差不多便直接去敲开了苏沐橙的房门。苏沐橙起了个大早,带着淡妆头发还有点乱,一开门就嫌弃的皱眉让孙翔等一下,然后用化妆棉把自己鼻孔塞了起来。


孙翔立马皱眉,张口才发觉声音沙哑:“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苏沐橙对着他本人还是没什么好表情,总是不自觉的语气刻薄起来,环着手说:“自己不知道收收味道,还怪别人闻得到啊?”苏沐橙,名副其实的女A。孙翔觉得世界对他简直不公平,身边一个个都是Alpha,简直就是揪着他的耳朵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嘲讽。


“你......”孙翔被她堵得没话说,味道还没散开怪他啊。孙翔知道苏沐橙不待见他,他也不喜欢她偶尔落在自己身上的像是在检验猪肉合不合格的目光,直打量得他毛骨悚然。但是作为宽宏大量的男人自然不会跟她一般计较,就算什么时候有吵架的趋势他也忍了,大不了躲着走,冷静,冷静。

 

一个不让进一个堵门外,两人僵持半天,听到隔壁有开门的声响,孙翔索性一步跨进苏沐橙的房间把门抵上。苏沐橙一看他这架势立马倒退三步,五根手指朝前分开挡着,严肃道:“你干什么,孤A寡O的,我喊叶修了啊!”


孙翔直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眼睛看着苏沐橙,却总让苏沐橙觉得他在用鼻孔看她。


孙翔说:“我就打算跟你问这个来着。”


苏沐橙瞅了他一眼:“问啥?”


孙翔:“叶修啊。”


苏沐橙心想噢要从我这里打探叶修的消息了?看来有进展。她拨了一下头发,矜持着说:“想问什么?”


孙翔直白的说:“他是不是状态没下滑啊?”


苏沐橙暗道这是什么鬼问题,有一点点牵扯私人信息的吗?太让人失望了。不过这个问题不说还好一提她就生气,爱理不理的:“有没有下滑你自己问他不就行了,再不行约他PK一场不就知道了。”


“不。”孙翔立马摇头,说:“我跟他又不熟。”


苏沐橙惊讶的看他,语气拔高:“你说你跟他不熟?!”


孙翔理所应当的点头:“是啊。”是不熟啊。


苏沐橙听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指着孙翔气道:“你把叶修当什么了?!”


孙翔被她这么指着,一头雾水:“什么什么?炮友啊!”


有几秒的静默,苏沐橙沉下脸,精致的五官看起来布满阴云。


不用赶,孙翔自己走,回身看着砸上的房门还落了一层灰下来,孙翔简直莫名奇妙,他怎么了他,什么叫都是他害的?怪我怪我全怪我好了吧!孙翔也阴下脸,气冲冲的走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嘉世队员又开始津津乐道他俩小情侣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事了。结果就是全明星赛的时候叶修蹲在电视机前看到了苏沐橙一个人坐在嘉世那边,身旁没有孙翔的影子。出场亮相的时候,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站得亲密无间,他俩却像躲病毒似的相隔两边,脸上一个比一个精彩。


得,叶修皱眉,这俩小孩又怎么了?

 



“叶修你看到嘉世的人了没有?”陈果在机场左顾右盼,心心念念着偶像。自从知道叶修的身份,再加上她和唐柔的各种推断之后,她对嘉世这个战队简直千般鄙视万般不爽,只可怜女神还在水深火热中挣扎。此时她便拉着叶修意图找到嘉世一行人,就为了能见苏沐橙一面,告诉她:女神你是最棒的呜呜呜。


“好啦。”叶修看陈果脑补得都快泪流满面了,喊了她一声,四下望了望,本来只是做个姿势让陈果安心一点,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人,鸭舌帽没能压住后颈显眼的头发,戴着口罩在人群里东张西望,看起来毛毛躁躁地找着什么,突然眼睛一亮又朝着一个方向小跑过去,叶修顺着一看果然发现了嘉世的队伍。他无奈的笑笑,下巴一扬对陈果说:“喏,那边。”


陈果一看就跳起来了,兴奋得手舞足蹈,抱着唐柔指着嘉世的方向说她看到苏沐橙了!棕色卷发的那个!


“说不定都是一趟航班哦。”叶修出声提醒,旁边又是一阵激动。


果不其然,陈果顺利的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偷瞄了苏沐橙好几眼,满足又幸福的回到座位上。一群人就这样没有交集的回到了H市。


可叶修觉得巧合发生的未免有点太多了,因为他又一次在不经意间捕捉到了那个身影,在茫茫人海之中,拖着一个小小的棕色行李箱,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14.


一月开头的第一件大事已经圆满结束,收尾的最后一件大事也如约而至。联盟已经开始停赛休假,各个战队也都停下了训练回家过年。嘉世俱乐部的门卫大爷还在看着电视剧,屏幕的荧光一闪一闪的,对门的兴欣网吧里也没什么客人,整个一楼安静得只有叶修敲出的键盘声响。


陈果下楼让叶修跟着一起去采办年货,折腾了半天把叶修累得不行,陈果不客气的批评他是一条咸鱼,结果她就转了个身,咸鱼也跟着翻身了。


叶修瞬间换装变得人模狗样了!在这个念头刚出现的时候陈果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可能是叶修,于是一番介绍混夹着兄弟撕架(单方面)的好戏演完以后,叶修又被使唤出去买饭了。


常去的那家饭馆已经停业,叶修绕了点路去了别家,提着汤汤水水还不忘拜托老板给他点上根烟,快活不已。回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孙翔。


和网吧门口隔着几米,孙翔双脚撑地,几乎是俯下身子坐在他那个棕色的小行李箱上,手里鼓捣着什么。看到叶修过来便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弄他手里的东西,叶修一看是一小盒烟花棒。


“你果然在这里啊。”孙翔头也不抬的说,手指撇着细细的铁丝,把烟花棒的尾部折成弯弯曲曲的样子。


果然?叶修弯腰拿走了孙翔发顶上挂着的一条短彩带,心下了然:“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不回去?”


“回去啊。”孙翔拍了拍那个行李箱,起身扶着手柄往叶修身边一推:“收拾行李的时候想起你没把衣服带走,不过也就几件。喏,给你送来了,不谢。”


叶修手上没空闲,用脚尖抵了一下把箱子停稳,叼着烟看孙翔又掰完了一根。


孙翔满意的欣赏着码得整整齐齐的铁丝,瞥见叶修:“你那是什么表情?”


叶修:“感动的。”


“......”孙翔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摸出一个U盘,看叶修没手来接干脆塞到他口袋里。


叶修:“???”那个那个资源?


孙翔没好气的说:“你电脑里的东西啊!走的时候能不能走得干脆一点不要什么都留在那里,麻烦死了。”


“嗯,好。”叶修看着孙翔的耳尖,那里有种嫩嫩的粉色。


他俩背后的网吧里突然传出一阵音乐,动次打次的,在这条颇为安静的路上响得特别空旷,孙翔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咧嘴笑开:“你们网吧还搞KTV啊?”


叶修听出了叶秋和陈果鬼哭狼嚎的歌声,淡定的说:“副业。”


孙翔有点羡慕:“真好啊。”


叶修:“嗯。”


“............”


“............”


颇为自然的对话结束以后,两个人都尴尬的停住了,天知道他们装出了多少的淡定才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说话。


叶修的烟灰掉了一截在地上,孙翔手里的烟花棒也已经折到第五个了。


“她们知道你是叶秋吗?”还是孙翔先开口,问了个他有点在意的“她们”。


“知道。”叶修说。


孙翔:“那她们都是你的粉丝咯?”


话在肚子里转了个圈儿,叶修说:“比起人,喜欢一叶之秋更多一点吧。”


孙翔:“啊?那她也是我的粉丝啊?”


叶修:“可能吧。”


孙翔哼了一声,扬起下巴:“反正以后也会是。”


“这么肯定啊?”叶修笑了笑:“以后被打哭了怎么办?”


孙翔翻了个白眼,颇为不爽:“你才会被打哭,幼稚不幼稚。”


叶修觉得实在是有趣得很:“哦?说好了,以后可不准哭啊。”


“嘁。”孙翔不屑,语气又多了份坚定:“等着吧。”


叶修:“嗯。”


叶修说话的语调里带着几分笑意,在孙翔听来颇有些戏谑的意味,现在突然这么正经的“嗯”了一声,孙翔都有点不太适应,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发现叶修的表情却非常认真。


孙翔抓抓耳后的头发,从手上的那个长型纸盒里拿出被他掰好的烟花棒,朝叶修说:“你有打火机的吧,借我一下。”


叶修示意自己裤子右边的口袋,孙翔直接伸手,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悻悻收回,最后索性把叶修叼着的烟拿过来,用燃着的那端把手里的那根烟花棒点燃。


那是很弱的光,在路边的灯下显得微不足道,炸开的声音也很小,刺啦刺啦由上到下绽放出微弱却能令人眼前一亮的白色辉芒,让看到的人不禁回忆起儿时的味道,仿佛锣鼓阵阵,漫天华彩都浓缩在这一小截绚烂中。


孙翔把烟花棒举到他俩中间:“你不玩吗?”


叶修说:“小时候玩。”


孙翔撇了撇嘴,有点不满:“你是说我幼稚啰?”


叶修看着孙翔被烟火照亮的脸庞,有一闪一闪的光芒,他紧了紧手:“没有,很好看。”


“是吧?”孙翔笑了,在提前进入的夜色里仿佛还有明媚的阳光停留在他身上。叶修开始庆幸自己双手都提着东西,不然他可能会忍不住那股把眼前这个人拥入怀中的冲动。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但是孙翔注意到了,他指着他的脸带着点惊讶说:“咦,你笑了!”


叶修愣了一下,恍然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知什么时候上扬了起来,他敛起笑容耸了耸肩,稀松平常的说:“我笑了很奇怪吗?”


“恩,就是……”孙翔回忆了一下,最后说:“有点肉麻。”


“噗。”


“你看又来了!”


…………


“对了,箱子你得还给我啊。”孙翔摇了摇手里的东西,最后说:“至于烟嘛,我就借走了。拜拜!”


“嗯。”叶修看着孙翔跑过街道,用几乎是一蹦一跳的轻快脚步,手里夹着自己那根燃着的烟,在夜色里划出一道亮眼的弧线。叶修忽然觉得,唇间含过烟蒂的地方,仿佛正在被那双手轻轻擦过一样,如羽毛般柔软,留下一阵酥麻。


网吧里喧闹的音乐声逐渐变得轻缓,只剩下女生的声音。叶修回神,笑着摇摇头,转身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叶秋,正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你要饿死我啊?”叶秋说。


“都喂得这么大了,饿几顿死不了。”叶修恢复了那一贯欠抽的语气,提着汤汤水水走进网吧。


三个人在一楼吃了一顿简单却比起平时尤为丰盛的年夜饭。叶秋一口闷了一杯白酒,几乎是瘫着被叶修扶上二楼,酒量挺差,酒品挺好,不吵不闹的睡在那个窄小的储物间里,唯一难搞的就是在叶修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不依不挠地扯着他哥质问:“为什么你这么幸运啊,凭什么你什么都有啊……”


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叶秋按回去,然后看着他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弟弟在被窝里捂着眼睛哭。


小时候是嗷的一嗓子吓得整个大院的小伙伴都赶紧逃离现场,最后都是站在旁边一脸冷漠的叶修背的锅。现在他离开家快十年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叶秋身上,他从一个为弟弟遮风挡雨的哥哥变成一个离家出走没有出息不务正业的不孝子。他是理所当然的,坦坦荡荡的,为了一种叫做理想的东西打拼,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所以从来没对叶秋说过一句抱歉。


其实无论作为儿子还是哥哥,他都是差劲的吧。


叶秋很快就不哭了,大概觉得很丢脸,所以吸吸鼻子转移话题:“我见过他。”


叶修蹲在床边,闻言说:“啊?”


叶秋没好气的说:“那个Omega啊!我本来是去了趟嘉世的,里面没人,门卫也不知道你在哪里,我走进去才看到他在那里晒衣服。看到我他就说,卧槽来的正好,自己过来晒!”叶秋带着点醉意,却把孙翔的语气学了个十成十,叶修仿佛都能看到那人眉眼间生动的不满情绪。


“然后他盯着我看了差不多十秒,突然说,你谁啊,哪里做的人皮面具很逼真嘛……生气。”叶秋生气的说。


叶修憋着笑问:“然后你们打了一架?”


叶秋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没有。我就解释了一下,然后问他知不知道你在哪里,他好像很骄傲似的,说你问对人了,我也刚刚才知道。然后我就来这里找你了。”


“这样啊。”叶修认真的听着,点了点头。


“滚蛋哥哥。”叶秋突然说:“他成年了没啊你就敢下手。”同样是Alpha的叶秋也有着非一般的敏锐。


叶修被戳了痛脚表情有点精彩,叶秋噫了一声:“禽兽,简直狼心狗肺猪狗不如忘恩负义蛇蝎心肠。”


“得了啊你。”叶修说:“指桑骂槐。”


叶秋:“哼!”


翻了个身,安静了一会儿,他又闷闷的开口:“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自己喜欢的人,你怎么能过得这么舒坦?”


喜欢……叶修眼里有一瞬间的茫然疑惑,叶秋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挖苦道:“别装了啊,你看着那个Omega的表情我简直都要吐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肉麻死了。”叶秋还做了个抖手的动作,非常嫌弃。


“……”叶修张嘴想说点什么,叶秋一句“我醉了,我要睡觉!”就给他堵了回去。


叶修无语,最后放下一句“你睡你睡”就起身出去,躺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点上一根烟却没有急着放到嘴里,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点燃烧的红光,和那股蜿蜒而上,逐渐融进夜色里的青烟。恍然想起上楼时听到大厅里放的那首歌,老板娘把它唱得欢快活泼,他却听得那词心潮暗涌。


叶修把烟搭在桌上的玻璃缸边,闻着那股熟悉到极致的苦涩味道慢慢合上双眼,无声的笑荡开又消逝,在这无边的暗夜里。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











【TBC】



哎,终于活过来更新啦

还得继续忙一周左右(大哭

明天得去打针,小伙伴们也要注意身体不要感冒哦,比心

评论(56)
热度(444)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