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09

 

 

17.

 


孙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度过这几天的,训练完全不在状态,别人跟他说话也完全听不进去,他就像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越往下落越是恐慌,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失重感围绕着他,让他无所适从。


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啊你?


论垃圾话他一贯不是任何人的对手,更别提是叶修。可是叶修对他说的那几句,又完全不像是用来打击对方士气的垃圾话,就像是真真切切的,发自内心的这么认为着。这让孙翔第一次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慌,他几乎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想破脑袋般思考着他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没有新人墙,转会豪门战队,拿着一叶之秋,如果是他的能力出了问题,那么任何一个对别人来说都无比幸运的事就不会都降临到他身上。可是现在这样,完全与他的预想背道而驰。


区区一个网游,居然让他被几个菜鸟围攻得毫无反击之力,这对他来说是十分的耻辱,然而叶修呢,气定神闲的站在一边嗑瓜子看戏,把他气得不行。


被击杀的一瞬间,他在极度的不甘中居然产生了一点委屈。看着叶修和别的人站在一起,和自己分处两个阵营,毫无表情的角色就像把叶修的脸也印出来了一样,冷若冰霜。孙翔心底就像冒出了一小股泉眼,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委屈,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他和叶修的另一层关系,而在那时却显得如此荒诞可笑。


他和叶修,说来好笑。除了偶然的几次巧合,他俩真的可以算是点头之交了。没有任何的立场可以让他们互相约着见个面。所以除了一个偶尔跑出来买零食一个经常下去买烟会打个照面以外,彼此不再有额外的交集。


他们就像达成了什么默契,你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也不会回头。 


几乎是所有队员都不在状态的情况下,嘉世又输掉了比赛。嘉世这样的强队,意料之外的输给了雷霆。孙翔坐在会议室里,是最中央最舒服的位置。此时的嘉世整个氛围静默得不行,即使有谁想出声带动一下气氛也会尴尬的坐下,然后发现跟大伙一起保持死气沉沉的状态才是最让人舒服的。经理当然是怒骂了一番,看着众人毫无生气的脸,心下也开始忐忑了起来。


孙翔抬眼看了一圈,苏沐橙一直看着窗外没有转头,而其他的人都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仿佛已经开始担忧起嘉世倒台之后他们要去哪一家。孙翔受不了这种氛围,直接站起来拍了拍手掌,压下那些烦躁的消极情绪,朗声道:“下一战是轮回,加油。”


没听那些有气无力似有若无的回应,孙翔直接就出了会议室。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能躲过俱乐部门口叫骂的粉丝,从后门出去,顺着大街漫无目的的走,走到感觉肚子饿的时候,周围的环境都已经陌生了起来。孙翔懊恼得不行,掏出手机准备定一下位,刚刚才按亮屏幕显示出一叶之秋的卡通锁屏,身后就传来了似笑非笑的一声。


孙翔转头,面无表情:“你跟踪我。”


叶修耸耸肩,很无辜的说:“关心失足少男。”


孙翔无语。既然叶修在,就不用什么手机定位了,索性不理身后那人,继续往前走。叶修慢悠悠的在他后面跟着,走一步跟一步,一直保持着一段不变的距离。


孙翔终于转头,凶巴巴的:“你无聊啊!没事干啊!跟着我干什么!”


叶修叼着烟朝右边偏了下头,孙翔顺着看过去。


叶修:“那是什么?”


孙翔:“河啊,智障。”


叶修:“对啊,怕你跳河啊,智障。”


孙翔怒:“你才会跳河!智障!”


叶修不说话了,宠溺地笑笑,满脸却都写着:跟你这个智障说点什么好呢。


孙翔抿着唇背过身,声音闷闷的:“用不着你关心。”


叶修辩解:“我吃饱了撑着了,出来散个步而已,不要脑补太多哦。”


孙翔走了几步,叶修又跟上。孙翔停下,叶修就倚着栏杆看风景。


孙翔突然转身,眼里划过一丝狡黠,他对着叶修露出个带着点顽皮的邪笑:“你喜欢跟是吧?那你跟啊!”说完拔腿就跑,他才不管认不认识路,冲就对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些不堪入耳的骂声,全都狗带吧!


叶修看得心里咯噔一下,反应就慢了一秒孙翔那双大长腿已经跑出去一大截。他能怎么办,自从上次孙翔差点被人盯上之后,他就时常有点心惊胆战的。好在孙翔平时也很宅,几乎不怎么出门,所以叶修的顾虑少了很多。今天算是比较反常的,居然想得起出来散步,接到苏沐橙给的小道消息叶修就赶紧出来了。想到这里他就有点急又有点生气,小兔崽子吃定了他不敢让他独自走才敢这么放肆吧。


孙翔跑得肆意极了,双手打开着冲着吹来的风大步迈开,带起的风把他的刘海翻到额后去,外套也被吹得飘起来,像个半大的孩子般任性的喊着,带着无忧无虑的笑容,映得身后的叶修整个人都跟着年轻了起来。叶修气喘吁吁的看着那个在前面“呜啦啦啦”撒丫子跑的兔崽子,简直想把他那双长腿捆起来,再把他扔进小黑屋里打屁股,让你再跑。


不知他俩跑了多远,总之当孙翔躺在草地上问叶修怎么回去的时候,叶修喘着气转着看了一圈,懵逼的说我也不认识路了。孙翔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叶修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实在是太搞了,报复得逞!爽!


傍晚时分公园的行人少了许多,只有零星几个散步的老年人互相搀扶着走过。太阳快沉下去了,孙翔可以睁大眼睛看着失去刺眼阳光的天空。身边的草动了一点,孙翔眨眨眼,嫌弃的说:“别靠近我。”


叶修坐在草地上扇风,无所畏惧:“又不是你的草坪。”


孙翔皱眉:“就是我的!”然后躺着用手以自己为中心画了个大大的圆圈,大声说:“这一圈都是我的!”言下之意是你给我滚出去。


刚好坐在圈里的叶修大大欣慰的说:“嗯嗯嗯,是你的。”


孙翔反应过来,气个半死,转过身给叶修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直到太阳在地平线上只留下四分之一的脸,孙翔才出声问:


“你说生活和游戏,能分开吗?”


“可以啊。”叶修答到,又举了个栗子,“我在游戏里把你一炮轰死了,你还得一辈子不跟我讲话不成?”


“嗯,说的也是。”孙翔觉得颇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让叶修又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话音刚落孙翔就挺起上身,直勾勾的看着叶修,“有件事,我想做很久了。”


这些日子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人说过的话,那人脸上讨人嫌的表情,让他恨得牙痒痒,心里也像被羽毛挠一样的难受,现在那个人就在旁边了,他迫不及待的想做一件事,作为报复,作为宣泄,作为微不足道的惩罚,于是他确实这么做了。


当那双带着微凉的薄唇贴上自己的时候,叶修听到心里沉重的一声敲响,仿佛深山里突然传出的悠远钟声,震得他呼吸一窒。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却是由孙翔主动的。叶修没有闭上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孙翔合上的睫毛紧张的轻颤着。心底的那颗种子正在慢慢发芽,只等待着那人的一次灌溉就可以破土而出,叶修暗自欣喜,有点激动的想揽住孙翔加深这个吻,结果温存了不到几秒唇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唔......”叶修吃痛的捂着嘴喊了一声,看到退开的孙翔唇间也有血丝,正勾起嘴角满意又挑衅地看着他,唇色红艳似火。


叶修下意识的做了一件事,他用拇指揩掉嘴唇上的血,然后伸手抹在了孙翔唇上,掌心摩挲着他的脸颊,看着孙翔呆呆的脸,轻声道:“好玩吗?”


那种慵懒散逸的语气,好像刚起床时对身侧恋人的低语,充满了一股令人酥麻的磁性,和微不可查的几分色气。


孙翔回过神来,耳廓倏的红了,叶修见了倾身过去含住他的耳垂,伸出舌头顺着他泛红的耳廓舔舐上去。孙翔感觉那半身都被一双手抚摸过一样,陆陆续续的酸麻起来。他转头看着叶修,带着点懵懂又迷糊的表情,好似在向他确认着什么。


余晖下的叶修看起来温和极了,孙翔看着他那双仿佛盛着水的眼睛正在倒影出落日的霞光,仿佛一直以来的焦躁情绪都只为了这一刻被他抚平。


孙翔觉得自己可能是没救了,因为一个人的话烦躁纠结得睡不着觉,又因为同一个人轻易的卸下内心的防线。


就因为他是叶修吧,可能叫叶修的都有毒吧。


长久积压的诸多情绪仿佛都找到了宣泄口,孙翔放任自己在叶修怀里沉浮,身体里进进出出的东西一下一下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孙翔什么都不用想,随着叶修的动作摆动劲瘦的腰肢,叶修兴奋起来就会顶弄得更狠,狠到他一闭眼就能感受到眼泪顺着耳根滑下。


这样就好了,孙翔抱着叶修,不时被顶得皱皱眉却没松开手。


剥离游戏,他和叶修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样就最好了。







【TBC】



补药打我╭(╯^╰)╮


评论(70)
热度(343)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