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14



28.

 


嘉世的院子很宽敞,绿色植物在墙边摆满一圈,听说都是老板以前四处收来的,在院子里摆了很多年,平时都有人在打理着,只是入冬以后一些娇生惯养的便不争气的萎了大半,露出些颓靡的枯黄,尤以一个角落最为明显。


那里摆着一架秋千,存在的年岁大概和这栋大楼一样久,又或者更久。秋千背后是爬满了整面墙的藤蔓,到了夏天铺天盖地绿油油的一片。秋千背靠那面墙,隔了一小段距离,也不知那藤蔓是如何搭上了高高的架子,肆意疯长,盘绕着铁架垂落下来,上密下疏,绿如丝绦。只是随着降温,这些生机盎然的绿叶便捂上了一层绀红的外衣,有些还萎靡不振的落在了地上。这架秋千在一片萧瑟中显得孤零零的,因为现在的嘉世没人有那个闲情逸致来荡个秋千玩玩,顶多把它当作一个摆设。


也不知它从何而来,为谁而建,只当是嘉世的一部分,缄默的存在着。


孙翔似乎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如果不是近来喜欢独处思考的话,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安静的坐在秋千上。明显不是为成年人所制的高度使得他不得不曲起双腿,膝盖几乎到了胸前,那姿势远远看去有些滑稽,就像蹲在了墙边。


要说思考,其实也没有那么高深,他只是尝试着静下心来,再去理些乱成一团糟的东西。可这明显不适合他,每每到了最后,都以发呆作为这段思考的结果。


肖时钦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们那个在游戏里张狂到无法无天,现实里也低调不到那里去的年轻队长,犹如他头顶匍在墙上晒太阳的那只猫一样,蹲在墙边思考人生。肖时钦蓦地有点内疚起来,想着莫不是早上说的那番话伤到他的自尊心了?


嘉世少了许多备赛的压力,最近正致力于在网游里打天下,他们这些职业选手当然得为整体利益效力。刚开始就是奔着榜首去的,毕竟凭实力确实有几家能与嘉世抗衡,可拼精力,那些忙于备战的队伍就不会那么轻松了,嘉世横扫排行榜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如果没有兴欣出现的话。


纪录和材料被夺就算了,最让肖时钦心惊的是,战队受挫所带来的士气打压竟比预想中还要厉害,叶秋无疑成为了嘉世最沉重的精神包袱,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整个嘉世的变化,而深受打击的队员很久都缓不过劲来,其中情绪波动最为明显的无疑是这位现任的队长,这样带头失衡的状态到了赛场上可是要命的,所以他不得不出声提醒了几句。


视线再次转到那个角落,衰败的盆栽,被暗红叶子遮住的灰褐色的藤蔓......孙翔待在那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像两种截然相反的东西撞在一起,满是不合时宜。


肖时钦在脑海里搜罗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后,走到了孙翔的面前,近身仔细一看,才发觉白担心了一场,这人原来是在发呆呢。


“孙队。”肖时钦出声唤他。


孙翔下意识抬头,看清来人后眨了眨眼,“小事情,有事情吗?”


孙翔起的这个外号,整个嘉世只有他敢这么叫,苏沐橙都只是偶尔调侃一下而已。肖时钦对这个称呼早已见怪不怪,面不改色的交代了等会儿的安排。


荣耀更新到了75级,随着等级上限的开放,角色身上的装备自然也得跟着进行整改添加,材料的争夺变成了时下最重要的事。按照以往的经验,游戏更新后的第一次活动必定会有丰厚的奖励和稀有材料的掉落,所以这次的圣诞活动少不了又是一番争夺,嘉世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孙翔哦了一声,拍拍并没有沾灰的裤腿站起来,跟着副队一起上楼。踏上楼梯的那一刻,肖时钦回头看向那块灰败的角落,居然产生了点文艺的悲秋之感,自语道,“可惜了。”


听经理说,老板打算下赛季改建嘉世,换个新面貌,不知道这架无所适从的陈旧秋千还能不能存活下来。


“你说那个啊。”孙翔突然出声接话,语气轻快,透着他一贯的自信满满,“没事啊。”


“明年夏天就绿回来了。”他说。


是啊,来年夏天,一切都会不一样的。肖时钦笑笑,和孙翔一前一后走上了楼。


他们来到这里,都是为了新的开始。


 

 

 

29.

 

“明天同样是这个时间集合,咱们要把排行榜上的位置稳下来。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早点休息吧。”肖时钦话音落下,结束了任务的队员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训练室。大概是节日加成的缘故,即使是遍布宅男的嘉世也没有几个回寝室的,大多出门感受节日氛围去了。


孙翔基本没有过节的概念,除了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会有妹子给他送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之外,他对于圣诞并无深刻的印象。驾着驯鹿的老人,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听过看过,可他却不会寄寓什么美好的幻想。秉承着逛街不如打荣耀的坚定信念,孙宅男脚底一抹油就想溜回寝室。


本来应该是溜回寝室的。


孙翔看着眼前这个蠢得要命偏偏还一脸正直的立在地上的人偶外套,觉得头都大了。偏偏这时那个本来应该扮作熊本熊出去做活动的队员还满眼恳求的看着他,纠结着磕磕巴巴的说,“那个......队长,要是你不想的话也不用勉强的。”话音刚落那人的手机又响起了催促般的铃声,那个队员越发矛盾了,又碍于孙翔的脾性不敢再出声。


孙翔不知怎么开了窍,终于意识到自己皱着个眉头面色阴沉的样子很不友好,又看着这个平时一起训练的队员对自己畏畏缩缩的态度,好像他真的那么难相处似的。平时人缘就不怎么好了,自己又是队长,帮个忙能怎么样,人家有女朋友你没有啊。


想到这里孙翔摆摆手,“没事你去忙吧,我帮你。把这些拿出去送给粉丝就行了是吧?”孙翔指着桌上摆满的周边问道。


那个队员惊讶又感激的看着孙翔,他也没想到硬着头皮尝试一下还能成功,四顾无人只有路过的孙翔能求助,本来以为这位大神一定会拒绝的,谁知只是说了句会有很多粉丝来支持他就一口应了下来,虽然在看到地上立着的过气网红之后脸色黑得吓人,不过总归是答应了。


圣诞节租借人偶服的人很多,于是嘉世去租的时候只剩下了过气网红熊本君。孙翔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出门一定要穿得帅气扎眼,不修边幅就满大街乱逛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于是他盯着眼前的这只熊,肠子都悔青了。


蠢死了啊啊啊!


他跑到一间房里打开窗户往楼下看,马路中间空出的那个位子摆着一棵高大的圣诞树,挂满了五彩斑斓的灯串,小卖部前面的空地被嘉世提前协商好,早早的支起了桌子架起了海报。即使出局跌到了挑战赛,嘉世也不忘在节日里回馈粉丝,而那些等在路边冷得跺脚的人似乎也证明了这种回馈是值得的。不算多的人群里女孩子占了大半,有的戴着针织帽子,有的戴着毛绒绒的耳罩,捧着还在冒热气的奶茶站在路边。孙翔不禁自恋的笑,里面肯定有他的粉丝。


孙翔关上了窗户,把冷气隔绝在窗外。搓着手踱回人偶旁边,叹了口气把两只肥肥的脚套在腿上,又把胖胖的熊本身子抱起来,磕绊地钻进去。软绵绵的身体并不重,只是待在里面视线受阻,只能通过熊本傻兮兮张开笑的嘴看到外面。


于是等在路边的嘉世粉丝便看到了一只呆萌的熊本迈着大长腿跑过街道,站在桌前把四大袋的周边倒在桌上,那时他们才发觉这只熊本好高哦,脚和身子中间还露着一截大腿,里面的人少说得一米八。可是他们不会管里面的人是谁,因为熊本的脸就足够妹子们少女心泛滥了,两只小短手配上肥嘟嘟的身子和蠢萌的脸,无论什么动作看起来都那么令人喜爱,于是她们惊呼着好可爱啊纷纷冲上去和这个很多年前称霸表情包界的扛把熊合影。


孙翔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女孩子接触,而且还是一群女孩子,毫不避讳地抱着他蹭,兴奋激动的叫喊着。外面的熊本还在傻笑着配合,里面的孙翔早就羞得面红耳赤。好在领了周边之后人群就散得差不多了,孙翔着实松了一口气,打算就地脱了人偶服买瓶水喝,刚把手褪出来磨蹭着抬起把他热出一身汗的偶身,透过通风的嘴巴瞥了一眼,吓得他立马缩回去。


叶修看到那只熊本的时候,对方歪歪斜斜的身子唰的一下回归原位,两只空荡的手也马上被塞满,晃了晃打算合个掌结果却啪的一声抱住了肥肥的肚子,一堵墙似的站在那里,叶修差点被它滑稽的动作呛到,心想他十几岁时候流行的表情包怎么能火到现在?身边的陈果看到了,嗷一嗓子扯着他跑过去,兴奋的围着人偶转了一圈,抱着熊本僵硬不动的身子招呼叶修帮忙照相。


叶修无语的接过手机照了几张,作为输了游戏得和老板娘出去买宵夜的不幸者,他只能认命的冒着寒风出门当廉价劳动力。谁让他选真心话的时候,兴欣的几位都被他的回答弄得无语凝噎,于是强制要求他只能选大冒险。大冒险就是跑腿的命喽。


叶修插着口袋懒散的站在一边,耳畔充斥着或轻快或抒情的圣诞歌,蓦地隐隐有种熟悉感,四周看看没有那个家伙的影子,又马上否定了那点念想。


孙翔僵着身子,头一回如此庆幸能躲在人偶里面,使得他可以不用面对叶修,也可以让他透过那点有限的视角,正大光明地打量那个人。自从兴欣搬到上林苑,能偶遇的机会更是寥寥,所以他们真的很久没见了。孙翔任由着自己的目光放肆的停留在叶修身上。


没什么变化,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站没站相,穿着洗得褪色的廉价外套,脸颊依旧看不出健康的红润,一直都是比常人更白一些的,没精打采的苍白。孙翔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分不清是嫌弃更多一点,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在视线扫到叶修外衣里面穿着的毛衣以后,那点不是滋味也慢慢淡了下去。


孙翔看着叶修走过来,随意的翻了一下桌上的周边,有账号卡的,也有选手的。他从一堆剩下的周边里拎出来了一个卡套,孙翔顺着看了一眼,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那个卡套的正面是一叶之秋的卡通形象,岔开腿拿着却邪威风凛凛的站着,背面是穿着红色队服的Q版孙翔,画得挺像的,坐在地上盘着腿圈着手,嘟嘴不开心,脑门上还有个加粗的十字。孙翔觉得那个画手在黑他,可是负责人说很符合很满意并且批准生产了很多。


叶修用食指掏起铁环,卡套转了个圈圈,一下是一叶一下是孙翔。孙翔耻得要死,可心里却有点暗暗的雀跃。叶修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放下那个卡套,重新插起口袋把视线转到了嘉世大楼那边,孙翔看着他的侧脸,却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表情。


“原来是嘉世搞的活动啊。”陈果扫了眼大致明白了,便有点索然无味,还带着点愤愤不平。她现在可是彻底对嘉世粉转黑,那点被玩偶勾起的好感也消散得无影无踪,“没意思,走吧。”


叶修叫住了正欲离开的陈果,“有沐雨橙风的吊坠,你要么?”


陈果纠结了会儿,最后道,“不要!走走走,看到一叶我就闹心。”


叶修耸耸肩:“我倒觉得画得挺好的。”


陈果怒瞪他:“好什么好,简直侮辱了一叶。”


“要是能买回来,锁在柜子里都不给他用。”陈果嘟囔道。


这个“他”指的是谁,他们当然都清楚,陈果是个标准的铁杆粉丝,知道偶像遭遇之后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余地去原谅嘉世,拿着一叶之秋的孙翔更是重点集火对象,平时看比赛没少数落,叶修偶尔说几句公道话都会被她恐怖的气势吓回去。


打比赛的人和看比赛的人当然各有立场,多说无益。叶修无奈的摇头,跟着怒气冲冲的老板娘走了。


那只熊本傻笑着站在原地,动了动,又静了下去。


 

 

 

30.

 

“喂,小伙子,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收摊呐?”


小卖部的灯光暖暖的,老板从柜子后面探出头来,招呼着那个在前面站了很久不嫌腿酸的人偶,“哎哟你们大学生兼职真是辛苦啊,摆摊摆这么久,差不多得了啊,回去过节吧。”


那只熊本动了一下,转过头朝店铺老板点了点身子,看起来有点搞笑,老板笑了一声摇摇头坐回去继续看电视烘烤炉。


捂出的热汗已经彻底冷下去了,像是没穿衣服站在大街上似的,贴着皮肤的汗水冻成了冰碴,孙翔蹲下去拿袋子,毛茸茸的手笨拙的把桌上剩下的几个周边摞在一起。


“唉唉唉等等。”不远处有个声音传来,听到声音的孙翔无动于衷,继续把东西都扒往桌边用袋子接着。


“唉我说,等等啊。”那个声音由远及近,终于来到旁边。孙翔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一下子停止了动作,愣愣地抬头。


叶修手上提着很多个大袋子,站在桌前喘了几口。逛街真是可怕,嫌他手上提的吃吃喝喝还不够,陈果又去转悠着给兴欣全员买圣诞礼物去了,得了特许的叶修才能提前溜走先把吃的送回去。


叶修俯身看了看桌边贴着的纸条,“扫码关注嘉世官微,免费领取周边一份。”读完饶有兴趣的问道,“码在哪儿?”


熊本双手紧紧抱着身子,闻言呆呆转身,叶修一瞄乐呵开了,那个二维码被打印出来贴在熊本身后呢。


孙翔等了半天,还没扫完?疑惑的转过上身看看,叶修正腾出只手翻着那堆小东西呢,扫什么扫,压根没扫。


孙翔气鼓鼓的转过来瞪叶修。


叶修把那个卡套拎出来,一抬眼对上了熊本的凝视,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怨念。


他遗憾地叹了口气,破为难的说:“小哥啊,我没手机呢,这个能不能送我啊?”说完还挺诚恳的看着那只熊。反正嘉世搞的活动要么招了兼职要么是内部的人,叶修十分确定,这个人八成认识自己,要个小东西不会不给吧?


装模作样。大屁眼子。孙翔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他迅速伸出小短手去抢那个卡套,叶修眼疾手快的抬手,那熊太胖行动不便隔着张桌子硬是没够到。


想不到还挺难糊弄的,于是叶修把卡套放在胸前,看着还挺真情实感,他说,“我真的挺喜欢孙翔的。”


“............”


熊本保持那个姿势僵了几秒,突然收回手,抱着自己,呆呆的点了点身子。


“小哥你真是好人。”叶修弯弯唇角,眉眼荡开生动笑意,那股困倦般的颓然也化为慵懒惬意的神色。


他们站的那块狭小的空间被灯光照得暖洋洋,和四周阴冷的空气隔绝开来,伴着圣诞的歌谣和斑斓的彩灯,像水晶球里飘雪的美景。


叶修道了声谢便提着东西走了,那个背影在夜色里显得有些单薄,可孙翔却看出了一点点开心的意味,而自己似乎也随着那人高兴起来,就像灵犀一点,心意本就相通。


叶修走到半路突然顿住,惊讶的睁大眼,猛地回身。


那块空地早已不见人影,只剩下没来得及收拾的桌子,伶仃的留在原地。


孙翔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笨拙的褪下偶服,露出红润的脸颊和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一缕缕的贴在耳旁,他把汗湿的刘海拨到脑后,撑着额头靠墙缓缓坐下。


“叶修......”孙翔低低的笑了。走了就走了,为什么又回来。他都已经够难受了,还要回来让他提心吊胆,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这个人令他如此难过,却又忍不住为他的一次展眉欢欣雀跃。


远远看到叶修过来的时候,他是尴尬的,紧张的,以至于第一反应竟是躲起来装木头,捂出的一身热气都消散个干净,可当那人走近以后,他才发觉那些杂乱的情绪仿佛深藏已久的气泡,在浮出水面的一瞬间炸开,汇成酸涩又温暖的水流,淌过干涸已久的内心。


原来,他想念这个人。一直想念着,深深想念着。


你会和我一样吗?


他回忆起叶修离开的身影,有时候跟着别人一起走,有时候自己一个人走,都是离他远去的背影。他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无助,他们站在相反的立场,他痛得再厉害,再不甘,叶修都无动于衷的站在对面,冷冰冰的看着他,他却无法从那双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因为不够。他不够好,不够厉害,不够证明自己有多强大,所以不够叶修把他放进眼里。


别人可以说他不配,可以骂他,怨他,他都能冷笑一声,不服等着吧,证明给你们看啊。可是叶修不行,他无法忍受他哪怕是一点点的否定,他会像失了理智一样拼命挣扎,像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蠢毙了,孙翔。


他念叨着起身走进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疲惫不堪地把身体沉进被子里,闭眼让无尽的黑暗将他掩埋。


窗外的街道彻底安静,只有零星闪烁的微光。


静谧的夜里,他在苍穹之下看到了自己不断追逐的身影,背对着,沉默着,他跨出一步,却相隔千山万水。


 

 

 

 


 

 

 

【TBC】








评论(63)
热度(359)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