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顾韩】千里寒葭(十七)

 

第十七章


十一月十一,单身汉的抱团节日,而我们高端大气赶时髦的平行世界也相应推出了一系列光棍节活动,其中最受众人瞩目的莫过于主打活动——勇士与玫瑰。

谁说双十一只能单身狗过了?系统大神特意为游戏里的情侣设计了这一关,要求男方独闯玫瑰园从越了几十级的守门怪中披荆斩棘采出一朵玫瑰,没错,一个人只能采一朵,并且系统规定玫瑰无法放入口袋,只能一直拿在手上。这就为打不过怪又被自己女朋友嫌弃的男士和根本没有人可以送以及根本没有机会被送的众玩家得到了绝佳的机会——呵呵,抢不死你。

秉承着见一对拆一双的原则,无数单身玩家守在半路将刚出园子累成狗的少数人手中的玫瑰成功截下,可是抢来了也没有用处啊,哎,于是往地上一扔,刷走了。

“为了葡萄!!!”御天神鸣紧握胸前的三把弓,气势汹汹地往外冲去。战无伤摸摸胡茬,叹道熊孩子得给个教训了。果不其然二十分钟后御天就趴在沙发上痛哭:

“不要碧莲!!连我的玫瑰都抢哇——”

无伤大叔摸摸御天毛茸茸的头发十分怜爱的心疼道:

“的确不应该欺负小孩子。”

“滚滚滚滚滚!”某人炸毛。

“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云端城的玫瑰园总共有三百多人去闯,成功抢到的差不多有五十人,成功被抢的也差不多五十人。果然群众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啊!”佑哥赞叹地看着自己本子里的记录,突然信息一响,佑哥拉开一看表情马上兴奋起来:

“我靠居然有人成功拿了玫瑰不被抢啊!这么酷炫谁啊?”佑哥十分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人,不过又不太确定,毕竟那个人可是有独特追求的,便问剑鬼道:

“千里和公子哪儿去了?”

“公子换装备去了,千里,大概是通缉任务吧。”剑鬼说。

公子确实是去换装备了,一身纯白里搭着点水波一样的纹路,抖骚得很。走在去往酒馆的路上,突然一把长剑自上而下挡在他的面前,紫色的剑身上绑了朵娇艳欲滴的蓝玫瑰。公子取下放鼻前嗅了嗅,居然还有甜甜的香味,他抬起头,看着房顶上逆光而坐的人,玩味地笑问:

“耍浪漫啊?”

“不。”坐在房顶的顾飞也笑:

“我秀恩爱。”


有天晚饭过后公子突然跟顾飞说要出去逛逛,顾飞表示逛呗反正和散步也是一样的。但是没想到公子会拉他去电影院,顾飞被吓到了,这是要看文艺爱情片的节奏?要不要卖点爆米花时机到了就亲上去?公子推了推他:

“想什么呢?”

“想大事情。”顾飞郑重其事地回答。

公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把电影票递给了顾飞:

“给你的。”

顾飞低头看了看,只一眼,心里就颤了一下——

《一代宗师》

并不是因为导演或演员是他喜欢的,他从不关注这些,他只是突然感到无比的庆幸,珍爱的东西能够被爱人所理解,好像自己走的这条路不再是一个人的旅程。

来的人并不多,只是零散的坐了四五排的样子。顾飞想走到前面去看,公子在身后拉了他一下:

“坐后面好了。”

于是两人远远地坐在最后一排的正中央,安静地等待着电影的开场。整个暗色调的场景让气氛变得很压抑,人物间深意重重的对话很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顾飞看得很认真。干脆利落的打戏显露着习武之人的钢筋铁骨,顾飞捏着拳仔细地辨认着一招一式,兴奋地神情中又带着些许凝重。公子看着他咬着下唇很想说点什么的样子,用指甲刮了刮顾飞的手:

“要说就说吧,坐最后呢。”

既不会打扰到观影的人,也不会有人听见投来怪异的眼神。

顾飞看着公子,心里的感激化成了两人双手相握时紧贴的脉搏:

“龙拳,就是百世经纶他们古家的......那个是咏春,我小时候练这个拳法被我爹揍得可惨了......这

一招我们顾家拳法里也有类似的,都是......”

顾飞如数家珍地解说着电影里出现的功夫,公子也仔细听着顾飞时而夹杂着回忆的叙说,时不时点头应一声。

之后的剧情,打斗场景倒少了,昔日的武学宗师,在乱世中摸爬滚打,负债累累,甚至连养活妻儿都得靠人接济,然后他们明白了原来生活才是最高的山。

“可是武术不会断,永远不会。”在电影缓缓落幕的时候,顾飞轻轻地说。

“有你这样的人在,当然不会。”公子看着顾飞的表情,忍不住说。他知道顾飞是如何的出色,有自己执着的东西,并且坚定不移,但却无法拥有自己的高山,也许这辈子都不能。

“我们走吧。”公子对顾飞说。顾飞侧过脸对公子爽朗地笑了笑,看着顾飞的笑脸,公子心里越发沉重,但他只是回了顾飞一个淡淡的笑。


回去的路上零落地飘了些雪,冰凉的晶块落在脸颊上,公子不禁被冷得一颤。顾飞见了惯溺地摇摇头,拉开自己的外衣把公子裹了进来。公子别扭地抬头:

“干嘛呢大街上?”

“没办法,某人要风度不要温度。”顾飞蹭了蹭公子冻得通红的鼻尖。

“......”公子沉默地抱住顾飞,感受着顾飞身上传过来的温暖,大概全世界只剩下两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了吧。天边突然绽放出一团团绚丽的烟花,照亮了街道上相拥的两个人。公子抬头望着顾飞眼里璀璨的光芒:

“怎么了?”

“大概是快过节了吧。”顾飞答道,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笑眯眯的在公子耳边说:

“既然天气这么冷......那我们就跑着回去吧?”

“!!!!!!”


“还没睡?”顾飞问身边躺着的人。

“嗯。”公子应道。

顾飞从身后抱住公子,嗅着他还透着香波味道的头发,说:

“过年跟我回家一趟吧。”

“......好。”公子顿了顿,握住了顾飞的手。

也许他们面对的是更大的困难,所幸他们相伴而行。


评论(11)
热度(37)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