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顾韩】千里寒葭(十八)


第十八章


“啊啊啊——”公子刚洗完澡出来,还在擦拭着头发就听见顾飞拿着手机躺沙发上哀嚎。公子把毛巾扔到顾飞脸上:

“喊个毛线。”

顾飞拨开毛巾撇嘴道:

“都放假了还教育培训,还明天就走,太讨厌了。”

公子听后扑哧一笑:

“也是,体育老师也需要文化么?”

顾飞听后不乐意了,翻身起来匍在靠背上辩论:

“谁说不需要了,当初我面试的时候也是答了卷的。难道还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去对付那帮古灵精怪的小鬼头啊,没文化行吗?”

公子耸耸肩,问顾飞要去多久,顾飞表示要去外省参观别的学校,可能一个多星期。公子没事人一样的点点头,到一边吹头发去了。顾飞趴沙发上看公子,刚洗完澡的公子穿着顾飞的明显大了一号的白衬衫,袖子拢到手肘处露出细白的胳膊,揽到一边的湿发在拨弄下逐渐变得顺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子在家随意惯了,除了件衬衫尾端遮住关键部分之外,噗,顾飞捂了捂鼻子,什么都没穿。

公子斜了顾飞一眼,顾飞暗示性的眨了眨眼,公子又撇了顾飞一眼,顾飞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头发吹干之后,顾飞替公子扎了个小马尾,完工之后顾飞就从后面抱住了公子,一双手不安分起来。公子扳过顾飞的脸,气息略带不稳的调侃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情了?”

顾飞嗤嗤一笑,吻住近在咫尺的唇,厮磨间吐出三个灼热的字作为回答:

“你惯的。”


嘶,还真是狗啊。

第二天中午,公子站在镜子前伸着脖子用手指碰了碰被顾飞咬出来的红印,呲牙咧嘴的骂了一通。

一早便出了门的顾飞此时也抵达了目的地,把行李放在酒店之后就打算给公子报个平安,刚一掏出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顾飞一看居然是自己老爹打来的于是连忙接起,浑厚的男音传了过来:

“顾飞啊,你现在去趟车站,你大伯他们要来这边过年估计现在也到了,你赶紧的去接一趟。”

“什么?怎么现在才告诉我?”顾飞一时不及。

“哎呀我也不知道他们来得这么快,这不是刚接到电话就给你打来了嘛!”顾老爹说。

“可是我现在不在B市啊,怎么接?”顾飞无奈。

“你又跑哪儿去了你?放假也不见你回家!算了算了,我叫你大伯先去你那里,反正你表妹认识路。”顾老爹好像真生顾飞的气了,还没等顾飞说话就挂了电话。

“喂?爸?你听我......”顾飞说话的时候手机里只传来了嘟嘟的声音。顾飞急了,他表妹可是见过公子一面的,要是到了家里......顾飞连忙打给公子,结果却是关机。

公子这边刚洗漱完毕,歪了歪脖子刚要走出卫生间就听到了门铃的响声。谁啊?公子心下奇怪,走到玄关透过猫眼看了看,门外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以为哪家的人按错了铃,正打算回头时门铃又响了起来。公子索性打开门,空荡的门外却什么都没有。正当公子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打算将门关上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从左边挡住的墙后跳出来开心地朝他喊:

“小飞哥!”

而女孩身后也随之走出两个中年人,待双方看清了对面站的人之后,都错愕的怔住了。


顾飞心里十分不安,让同行的老师帮忙请了假之后就连忙赶回B市,就在他即将下车之际,却收到了顾家的电话,顾老爹声音冰冷,隐隐透出一股压制的怒气:

“你现在马上回来,立刻。”

“......是。”顾飞已经听出了什么,挂掉电话不顾一路风尘地赶往顾家老宅。他知道迟早要面对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被撞破,这样对公子很不好,非常不好。他本想着两个人一起回家,接受了倒好,要是不接受,他也可以和公子搬到别的地方。若是顾家的态度真的如此强硬,那他一个人来担下这一切。

顾飞进了家门,福伯疼惜地拍拍他的肩,叹道:

“四少,有些事,勉强不得。”

表妹跑过来不断的对他说着抱歉,顾飞摇摇头宽慰她没关系。堂内坐着的来拜年的几个亲戚更是皱着眉看着他,眼中有不解,有愤怒,甚至厌恶,不过还好,那个人没有看到,顾飞笑了笑,推开了祠堂的门。

顾老爹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罗列的牌位,顾飞跪了下来,目光坚定的直视前方,腰杆挺得笔直。

“这是顾家的列祖列宗,每一代都堂堂正正的做人,光耀门楣,开枝散叶,顾家的功夫才一代代地传了下来。”顾老爹一字一句地说完,突然转身,愤怒在他脸上一层层地加重:

“但是没有一个人像你!你翅膀硬了,能独当一面了,就把顾家世世代代的规矩忘得个干干净净!顾飞,你可真为顾家长脸!”

“要不是你大伯来了,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等我化成一堆骨灰的时候你就高兴了?!”顾老爹大声的骂着,若是能把他这个儿子骂醒倒好了。

“不是。”顾飞拼命摇头,踏进顾家大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当他看到自己父亲怒不可遏的脸时,自己的孝心却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以前顾飞不听话,顾老爹总是会逮住他揍一顿。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对顾飞动手,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刚烈性子,他只是在赌,赌顾飞二十多年来的坚守在他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对顾飞说:

“顾家功夫,和那个人,选一个。”

顾飞猛地睁大眼,死死地抠住手心,但片刻之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顾老爹看着顾飞的样子不由震怒,呵斥道:

“说话!”

顾飞紧闭着唇,一字不语。

“顾飞,你从小到大陪着你的是什么?”顾老爹逼问。

“功夫。”顾飞说。

“那个人就那么重要?”顾老爹带着盛怒和不解,问。

“能和他在一起,是顾飞的万幸。”顾飞看着父亲,一字一句地答道。

“好,好,那你就一直跪着,跪到你想通了为止!”顾老爹越听越气,浑身发抖,脸色铁青地扔下这么一句话甩袖离去。

“想不通,永远都想不通。”顾飞喃喃地说着,关上的门让弥漫的黑暗淹没了他的身影。


剑鬼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意外地把手机递给顾弦:

“公子的。”

顾弦歪歪头,迷糊地接过,听了几句就直起身子,最后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剑鬼没见过顾弦这幅严肃的样子,担心地问怎么了,顾弦看着剑鬼凝重地说:

“顾飞出事了。”

第二天清晨两人便抵达了B市,顾弦让剑鬼去看看公子,自己则踏进了老宅的大门。

福伯被这许久不见踪迹的顾家三少吓了一跳,顾弦表示要去看一下顾飞,福伯就劝道现在真的不太方便。最后还是顾弦找到顾老爹拍胸脯保证绝对说服得了顾飞,顾老爹才点头答应让他这个堂哥去看一下。

“喂,顾飞,还活着么?”顾弦靠在门外敲了敲上着的锁。

“死不了。”等了一会儿顾飞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

“你说你怎么从小就这副德性,做事不能长点心眼儿?”顾弦道。

“你怎么这么烦?”顾飞道。

“哦,我烦,那我走了啊?本来你家那位还让我来看一下来着,看来他是多心了。”顾弦啧啧着就原地踏了两步,果然顾飞马上就问道:

“他怎么样?”

顾弦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接通之后对着话筒说了声:

“阿鬼,让公子听电话。”

顾弦把声音调到最大,开了免提贴在门上,说:

“自己听。”

片刻之后顾飞就听到一个熟悉的清声:

“顾飞?”

顾飞忙起身,拖着发麻的腿艰难地走到门后,应着:

“是我。”

还没等公子说下一句,顾飞就道:

“你放心,我没事。”

电话那端沉默许久,才问:

“什么时候回来?”

顾飞心里一暖,向公子保证:

“给我三天时间,三天过后,我马上就回家。”

“......信誉度不高。”公子说。

“偶尔也相信我一下啊?”顾飞说。

“......我什么时候不信你了?”公子笑了笑。

顾飞也笑,他将头抵在门板上,好像公子就在站在外面一样,他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他的脸庞。

好似默然相守,以谨缱绻。


公子挂掉电话,倚在阳台上,良久不语。

“我心里其实挺没谱的。”过了很久之后,他说。他和顾飞踏出了这一步,都不曾后悔,可是他们沉溺于幸福与甜蜜,却忽略了他们面临的生活。顾飞是个怎样的人呢,公子想,爱武成痴吧,武林大会中,他是天下第一,令人敬仰,赞他年少有成,可是和自己在一起,却可以让他身败名裂。让他坚守的,执着的,珍爱着的,都在一瞬间溃不成堤。或许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再继承传武之位,才是顾飞这一生应该走的路。公子看着手里的手机,他紧紧握着的,却突然和他相隔了千里:

“他本来可以在亲人的祝福下牵起一个女人的手......可是我好像受不了,我一想起来......真的受不了。”

“喝点酒吧。”剑鬼不忍看他这样,拿了一瓶酒递给他,醉了就没事了,就像以前一样。

公子看了眼递过来的酒,叹了口气,笑着摇摇头:

“戒了。”

剑鬼惊讶,却不意外,他知道公子即使总是把自己与别人隔离开来,但只要是他能放得进心里的人,就也值得他的这些改变。他站在公子身边,看着老友望向天空的眼,听到他说:

“我自私惯了,但这一次......所以我早就说过,我不应该谈什么恋爱的。”公子摇摇头,自嘲地笑笑,薄凉得清冷寡情。

可剑鬼在他眼中看到的,却是满得快要溢出的庆幸。












【写这章的时候,我真想戳死我自己。】


评论(14)
热度(46)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