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顾韩】千里寒葭(十九)


第十九章


两天了,顾飞一直跪在祠堂里,任福伯送来东西也不吃不喝。

三天不喝水会出事的,别人都这么劝道,顾老爷子一颗心也悬着,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儿子,可是......这时福伯进来告诉他,门外有个人想和他谈谈。直到很多年以后,顾老爹还清晰的记得他在顾家门外看到那个人时的场景。因为雪地里站着的人,眼里的神采,却让他想起了顾飞。

当祠堂的门被打开的时候,照进来的光让顾飞一瞬间无法适应,然后他听见父亲对他说:

“你走吧。”

总算是他赢了,顾飞慢慢走出顾家的时候,抬眼却呆在了门外。那个充斥着他整个身心的人淡淡地笑着,站在雪地里等着他。下一秒顾飞便用尽全力朝那人跑去,可是却重重地跌进了雪里。公子眼里有一瞬间的悲恸,可他没有去扶起他,他只是看着顾飞艰难地起身,然后抬头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顾飞把公子拥入怀中,觉得这个冬天也没那么冷了,可他心里却有不安:

“你没答应我爸什么吧?”

“那像我会干的事么?”公子抱住顾飞,下巴枕在他肩上,眼中带着些不易察觉的凄惶:

“只是......你以后可能会很辛苦。”

人们会说你不孝,亲人之间只有尴尬和痛苦,顾家的使命断在你这里,不再受人尊敬和赞赏,甚至还有人只等着看你的笑话。

“没关系,只要你在,什么都没关系。”顾飞说。

公子点点头,抬眼看着阴沉的天空,压抑得几乎令他无法呼吸,他悲哀地闭上了眼。

可是我做不到。


他们又回到了一起住的地方,刚进门顾飞就把公子压在墙上狠狠地吻住,但是公子也用上了力气,他偏过头推开了顾飞:

“你先休息。”

公子从外面买回东西的时候,顾飞已经洗完澡在沙发上睡着了。公子把盒饭放在桌上,搬了个凳子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睡着的人。

顾飞只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暗暗的,他把灯开起来之后才看到坐在沙发对面的公子,脸埋在双膝间,大概是睡着了。顾飞轻轻地推了推公子,公子才慢慢把头抬起来,额头上压出了红印,他问顾飞:

“你醒了?”

“你也刚醒啊。”顾飞拢了拢公子脸颊的头发。他在顾家的这两天没有睡过,公子也不见得睡得着。

公子晃了晃脑袋,看到桌上放的凉了的饭菜,看了眼顾飞。顾飞不解,公子扬了扬下巴说:

“自觉点,热饭去。”

于是顾飞就热饭去了,吃完饭两人躺在床上继续睡觉,顾飞从后面抱住公子,两个人亲密地贴在一起。

大概是顾飞抱得太紧了,公子动了动。

“你冷我就抱紧点。”顾飞自觉地说。

公子不说话了半天,突然转过身紧紧地搂住顾飞。两人的气息都在耳畔停驻,顾飞弓起身子亲吻公子,从额头到下颏,仔细地描绘着他的轮廓,然后两唇相接,舌尖缠绵。顾飞的吻里带着往日鲜见的霸道与强悍,两人灼热的呼吸都交汇在一起。进入的时候顾飞紧紧扣住公子的手,莽悍疯狂的挺动抽出使得公子被肆虐的痛楚与快感逼得快要忘记了呼吸。直到顾飞再次睡去,公子幽黑深邃的眼还在深沉地望着黑暗一片。

清晨,顾飞被噩梦惊醒,身边什么都摸不到,他惊惶地冲出门,却在门口撞上了刚要进门的公子。顾飞看到公子手里抬着的早餐,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他后怕的抱住公子,而公子提着袋子又要防止汤淋在顾飞身上,只好高高地抬着手。他问顾飞怎么了,顾飞摇摇头说没事,公子保持了这个姿势一会儿,叹了口气对顾飞说:

“那就放开吧,我手酸。”

顾飞接过公子手中的袋子,说:

“大清早的怎么乱跑?”

“哟呵,我伺候你还找茬了?”公子调笑着鄙视了一下。

之后两人好像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平淡安稳的过了几个月。直到有天顾飞接到家里的电话后,对公子说:

“我好像得回家一趟,要祭祖了。”

公子怔了怔,抬头笑道:

“那就去呗。多久?”

“有点麻烦,五六天吧。”顾飞说,近年来自己因为工作已经没有参加很多次了,不过之前去的时候总会有很多人参加,少不了要比试上几场,所以时间总是不定。

“那我可无聊了。”公子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托腮想了一会儿,说:

“不然我回C市住几天,顺便找剑鬼玩玩?”

顾飞明白公子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无奈道:

“你不怕顾弦咬你啊?”

“没事儿,我就爱当电灯泡。”公子说完还笑了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奸诈。


于是顾飞送公子到C市后,公子找到房东熟门熟路的侃了半天,房东就同意把闲置了很久的屋子让他借宿几天。下午顾飞和公子交换了个吻后就搭上了开往B市的火车。

晚上和剑鬼顾弦在饭店里吃完一顿后,公子眯眯眼看了看顾弦,正趴在桌子上的顾弦把头扭向了另一边示意自己什么都听不见。公子满意地点点头,对剑鬼说:

“有件事,得拜托你一下。”

剑鬼深思了一会儿,才问公子:

“你决定了?”

“嗯。这样对谁都好。”公子没事人一样地说。

“可是对你不好。”剑鬼说。

公子摇摇头:

“我怎样都没关系。”

“......好,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怀疑你的决定。”剑鬼看着他这多年的搭档,只希望他这一次的信任,是值得的。

公子感激地看着剑鬼,站起身来敲了敲桌子,笑得一如既往的奸诈:

“我先走了,顾弦埋单。”

顾弦听见,抬头一脸悲剧:

“太凶残了!”

而剑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桌面想着什么。顾弦直起身来,对剑鬼说:

“我们也该走了。”

剑鬼点点头。早在去看完顾飞之后,顾弦就回了自己家一趟,他的家人看着他这个不成器的少爷,自然没有几分好脸色。顾弦不甚在意:

“顾飞做的很过分是吧?”在家人皱起的眉头中,他只是懒懒地笑了笑,说:

“我比他更过分。”

然后顾弦就被赶了出来,但他只是伸了伸懒腰,继续寄养在剑鬼家里。

现在,他们也得走自己的路了。


顾飞和亲戚不太熟络,自己默默站在一旁听完了长辈们的谈话。到了休息的时候,顾飞终于可以掏出手机打给公子。

“怎么了?”公子的声音透着点淡淡的疲惫。

“你睡得这么早吗?”顾飞看着染得通红的天边问道。

“没有,赶稿子呢。”公子说。

“这样啊,那你有空想我吗?”顾飞耍起了嘴皮子。

“还真没空。”公子没给他点情面。

“真的啊?我不在你晚上也睡得着吗?”顾飞笑嘻嘻。

“滚边儿去。”公子没好气地骂道。

“我现在滚了你也看不到啊!”顾飞继续不正经。听着话筒那边传来不屑的声音,顾飞捂住手机深情地说了句:

“我想你啦。”

“......嗯。”公子回答的这一声里掺杂着点鼻音,可是顾飞所在的地方人声嘈杂,所以他没有察觉,只是用一副很失望的语气说:

“哎,原来你都不想我啊,伤心了。”感觉都快咬起了手帕。还没等他说下一句话,这边就有人喊他的名字,顾飞连声应着,赶紧对着手机说道:

“哎哟不能再说了我得挂了,等我回来啊拜拜!”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公子放下手机轻轻地说了句:

“再见,顾飞。”

天色逐渐暗沉下去,屋里又再次被黑暗笼罩。公子没有开灯,他只是静静地坐着,他看着手里摩挲的纸张,眼里涌动着晦暗不明的情绪。

如果那真是一张画稿就好了,只可惜,那是一张机票。











【不要打我,好嘛(PД`q。)·。。。。。。】


评论(29)
热度(35)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