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22

42.

孙翔睡眠一向很好,加之太过疲乏,一连几道闷雷下来都没有破坏他香甜的梦境。

梦里叶修撑着一把伞,在雨中跑过街道,来到他面前,高举伞柄遮住他头顶倾盆砸下的雨。

伞面太小,只能遮住一个人,叶修看着他,大声问你不冷吗?

孙翔只觉得这雨水反而暖洋洋的,摇头说不冷。

叶修浑身湿透,水滴顺着睫毛坠落下来,他抹了一把脸,动了动发白的嘴唇。

“可是我冷啊。”

孙翔突然醒了,睁开眼还没适应黑暗,第一感觉就是好热。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半个身子都压在叶修身上,而叶修紧闭着眼,浑身发烫。

孙翔来不及矫情害羞,贴手过去。叶修额头滚烫,脸颊发热,怎么也叫不醒。

孙翔慌了,急忙跑下床翻药,还好队里一向常备这些基础的药品,孙翔又烧了热水倒在两个杯子里交换着降温,可叶修烧得不省人事,揽着起身都像没骨头似的靠着孙翔,根本灌不下去。

孙翔拿着药,索性一把喂进嘴里,连水带药渡给叶修,中间又出了差池,倒腾半天才让叶修咽下去,最终两个人都被苦成个褶子,孙翔还好,咳两声就能忍,可叶修被苦得眉头一皱大有吐药的架势。

孙翔眼疾手快又一口热水灌下去,叶修才好歹消停了,不声不响地安静躺着。

弄完一切孙翔才觉得身体像散架般疼,取了叶修额上的湿毛巾扔进盆里,艰难的帮他拢好被子四周,才坐在床边出了一身汗。

腰酸背痛,那地方还火辣辣的疼,孙翔甚至想趁叶修昏迷不醒把他拎起来一顿胖揍出气,醒了再跟他说你睡相难看睡姿奇葩还自己滚下了床摔成了熊猫眼。

想到这里孙翔瞬间解气,爽得不行。

笑着看向床头,叶修安稳的睡着,微微侧着头,浓墨般的黑发落下来遮住眉角,一副柔和无害的模样。

孙翔情不自禁地凑过去,悬着手指描摹起他的五官。

闭着的眼更显轮廓,眼尾稍稍下垂,要是笑起来轮廓会更深,像倒垂的月牙,看起来会很温柔,孙翔补充道,不过要是不笑,眼神反倒会给人一种很无辜的错觉。所以即使他话多又欠,能把人气个半死,但也很少有人觉得他真有什么恶意,反而很真诚……

孙翔一时间也搞不清楚该气还是该笑,突然心血来潮地伸手,把叶修两边眼尾往下轻轻一扒拉,噗嗤一声笑了。

我一定要告诉叶修他像流氓兔这个事实。

孙翔抱着叶修睡着的时候,这么想到。

早间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悄咪咪地爬上这张睡着两个人的床。

叶修感觉脸上热热的,缓缓睁开了眼,和清晨的日光打了个照面。

头还有些沉,喉咙也很干,还带着点苦味,不过倒是像蒸了桑拿狠狠出过阵汗一样,浑身都舒爽了,只除了身上趴的树袋熊似的孙翔,压得他腿都麻了。

叶修打量着孙翔,发现他压根没有盖被子,反而连人带被一并靠腿压住,抱着自己靠在颈边睡得香甜,嘴角还弯着,不知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叶修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孙翔,直到孙翔迷糊地把眼睁开一条缝,又砸吧砸吧嘴蹭了蹭叶修的脸,蹭完才像回神般,满脸惊悚地看着叶修。

叶修眨了眨眼,“早啊。”

孙翔撇过脸,“早。”

叶修:“怕我冷到啊?”

孙翔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和腿。

“没有,好了就快走。”

“哎呀走得太匆忙啦。”出门的时候碰到了江波涛,这位善解人意的副队长没有过问什么,只让孙翔带前辈吃点东西再走也不迟。

孙翔想起叶修的状况,点点头,手插口袋领着叶修填饱肚子去了,叶修也乐得清闲,一路跟在后头。

回到寝室里,孙翔又掰了几片药,接了杯热水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有些讶异地挑眉。

孙翔好像突然懂了他在想什么,气急败坏,“看什么看,自己不会吃啊!”

叶修无奈地笑了,“你凶什么啊?”

“我凶你……啊!”孙翔叫了出来,面如土色,“完了……”

叶修一口气吞了药片,抬眼正奇怪孙翔怎么在自言自语。

孙翔一脸绝望:“我忘了吃避孕药了。”

叶修:“唔噗……”

“咳咳咳……”叶修扭曲着脸吞下苦了吧唧的药,含糊着说了句,“没事我吃过了。”

孙翔:“什么?”

叶修老脸一红,“我来的时候,买了药,吃过了,Alpha的,恩。”

孙翔呆住。

嫩脸一红。

孙翔送叶修走的时候,轮回派出了欢送代表周泽楷,提着一堆众人的心意送给了叶修。

叶修看着左手上的S市特产,深觉欣慰,又看了看右手上的几大袋xx瓜子,不明所以。

但是周泽楷的目光又特别恳切,叶修都有些云里雾里,心想他们兴欣难道养了一只仓鼠?

然而周泽楷只是回去发了一条微博——

“[太阳]”

两人出了轮回孙翔就掏出了一个口罩给叶修戴上。去车站的公交有些挤,叶修和孙翔本就是站着的,孙翔拉着环,叶修扶着椅背。

停了一会儿又上了一大波人,司机师傅喊着后面的人往后退,仿佛车尾是个无底洞似的。

退无可退,多数人都只能挤在一起,叶修更是惨,没拉的环只能硬站着。

孙翔背对着他,司机猛然一个急刹车叶修直接一个踉跄扑在孙翔背上。

叶修抱着孙翔,“不好意思哈。”

一秒就松开了手,孙翔气冲冲地转过来瞪叶修,发现叶修身后站着个彪形大汉,刚刚要是再刹猛点,叶修那身板还不得被撞成一块饼。

孙翔皱着眉拉过叶修,松开手环给他,不容拒绝道,“你站这。”

孙翔刚换过去,还没站稳脚跟,司机又是一个神刹车,孙翔一个猛子扎进了叶修怀里。

又上来一波人,狭小的空间更挤了。

孙翔被挤得只能紧紧贴着叶修。太近了。太近了。孙翔又羞又急,即使戴着口罩也遮不住红透的脸颊。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尽量双手自然下垂地站着,来掩饰自己几乎趴在了叶修身上的事实。

不敢看。孙翔的头埋得越来越低,几乎都要靠在叶修肩膀上了。

叶修突然侧过脸,再近几分嘴唇就可以贴到孙翔的耳朵。

他在孙翔红透的耳边轻轻开口,带着只有他俩才能听到的温柔笑意。

“抱着我吧。”

“你要跟我去兴欣啊?”叶修看到孙翔也买了票,这么调侃道。

孙翔懒得理他,提着东西走了,叶修耸耸肩,两手空空的跟上。

站在候车台,孙翔一言不发的看着前方,有时候抬头看看时间,又低下头。

他在胡思乱想,还觉得心跳得很沉重,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更具体的来说,不是感觉要失去什么,而是感觉把什么东西挂在了叶修那里,现在要脱离他的身躯,跟着叶修走了。

孙翔很讨厌这种感觉,像把自己的要害展露出来,死得更快。

时间跳过一秒,心就往下沉一截。

孙翔忍不住看了叶修一眼,耳边听到了不远处疾驰而来的声响。

近了。

孙翔把刚刚要过来的袋子都递到叶修手上,才发现自己手心全是汗。

叶修戴着口罩,乌黑的双眸沉静温和。

列车的声音越来越大,直至在孙翔耳里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轰鸣。

他吻住了叶修。隔着两层口罩的面料。隔着那些消逝的千山万水。

叶修是被孙翔推上车的,车门阖上,孙翔被隔在了外面,但是眼睛一直看着车里的人。

列车发动了,孙翔不可抑制地拉下嘴角。

突然看到叶修有些笨拙的摇了摇手,两手搭起,贴着窗户比了个心。这个心还没比完,车子就开走了。

孙翔睁大眼,抚上胸口。

那个原本被剥离的位置震颤着,和那个远去的心意一起跳动。

他好像忘了告诉他什么,不过没关系了。

孙翔笑了,吸吸鼻子。

“傻逼……你比的心,丑死了。”








【TBC】










孙羊羊同学的梦:









评论(63)
热度(351)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