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酒心巧克力26

47.


 

导播说把镜头切过去的时候,他想捕捉的画面已经一闪而逝了。


叶修已经走到下一个选手的面前握手寒暄,镜头里只剩下他的半边肩膀和撇开脸看不清表情的孙翔。


从现场粉丝发出的不满嘘声中,可以料想明天的报纸首页一定会有这位年轻战法的报道,毕竟在前辈的问候中公然甩开对方的手可不是什么值得褒奖的事情,更何况是以落败者的立场。


即使所谓的“甩开”不过是某些角度看起来的凑巧而已。


孙翔脑子里很乱,震惊、懊恼、愤怒......他以为他已经足够成长,没想到在面对失败时还是宛如受到巨大的冲击,失意夹杂着各种负面情绪宛如席卷而来的海浪,不由分说的把他无情地糊在墙上,砸得他晕头转向。


而这一切的源头却握着他的手。


“抬头。”他说。


孙翔憋着一股气,努力把眼里酸涩的感觉憋回眼眶,梗着脖子抬眼。


叶修深邃的眸子仿佛动了一下,化开一缕柔意,他突然笑了笑,“算了,还是低头吧。”


孙翔瞬间怒上心头,想问你什么意思啊,手下意识抬起一点叶修就松开了,看起来倒像是孙翔不给面子的甩开了他的手。


叶修没有再去看孙翔,不慌不忙地走到下一个选手面前,孙翔却呆呆的立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心,微微睁大了眼。


直到队友拍他的肩膀,他才恍然回神,那个飘满彩色亮片、被灯光照耀得亮堂堂的舞台,留下了一群共享喜悦的人,那个巨大而夺目的标志为留在台上的人发着光,光芒属于他们,荣耀也属于他们。


台上的聚光打得越亮,台下的黑暗便越显眼,仿佛阴阳两色,生生分割开来。即使仍旧挺直了腰板,整齐有序的离开大厅,可如今的王者之师在走下舞台时,宛如走进夜色,背影也黯了下来。


孙翔盯着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队友喊他也没有反应,待他后知后觉转会身体时,江波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拍拍他的肩将他揽进队列里。


通道足够宽敞,他们一言不发的并排走着,每个人都有需要宣泄的东西,而混在一起便成了无言的沉默,好像谁也不比谁更难受。


只是周泽楷突然抬手,在孙翔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拍,江波涛在另一边一直揽着他,这是他们无声的安慰,踏实而可靠。


孙翔似乎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状态奇差无比,大概脸色也黑得吓人,看起来确实是个失败得抬不起头的颓丧模样,一点也没有大将之风,也没有学到一点泰然处世的气度。


只是很难过。


特别难过。


他突然走不动了,只知道麻木的抬腿却没能踏踏实实地站稳。所有的委屈不甘似乎找到了宣泄的理由,在队友的陪伴下,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可以完全无所顾忌的表达心里那些压得人喘不过气的东西的。


他第一个没出息地哭出声,像被抽干了力气,哽咽着说我想赢的,哭得背都弓起来,失态极了,又强忍着,只能不停地流泪,却没能再发出声音。周泽楷和江波涛撑着他,才不至于太狼狈。


杜明这个算得上乐天派的狠狠抹了把脸,打了吴启一下,骂他哭个鸡毛,吴启说这不是看到翔翔哭没忍住吗。吕泊远眼眶发热却好歹忍住,揩了揩眼睛架着两旁的队友,“走吧,我们回去吧。”


轮回大楼离场馆并不远,孙翔擦了把脸,大概觉得很丢人,看周泽楷的眼神都有点闪躲。周泽楷看他有话要说,停下脚步安静地等着他开口。


“对不起队长。”孙翔吸了吸鼻子,“我......”


周泽楷摇摇头,安慰地看着他,“因为觉得可靠,才会哭。”他一向没有太多外露的情绪,输了比赛只会更加沉默,此时看着满是自责眼眶还在发红的孙翔,他却笑了笑,温和而认真道,“没关系。继续加油。”


他好像并不觉得自己比往常说得多,看孙翔没出声,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询问地看着他。孙翔点头他才放下心来,觉得安慰起了效果,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他们总该学着接受,再在下一次试炼中凯旋荣归。


 

 

48.


 

叶修认为自己对于荣耀这件事是无比忠诚的,忠诚到可以义无反顾,只要能胜利,花多大精力都没关系,他就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消耗对自己有多残忍,又或许考虑过了,但还是决定孤注一掷。


这般果决落在别人眼里就成了冰冷而无情,是打破别人的梦想,踩着对手的肩膀上去的。


是是非非的议论,叶修却从不关注,他要是在意这些东西,也不会几年年的敛声匿迹。


别人想赢,他也想赢。他的目标和其他人一样,也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个。


他似乎对于这件事投入了太多感情,又好像公事公办般没有任何私情。看过太多人的失望,有开怀畅然的,也有耿耿于怀的,他能说就说两句,不能就闭嘴不提了。


无论如何,大家还是会继续为着荣耀拼尽全力,这样也就行了。叶修心底其实一直是这种算得上天真的想法,简单而纯粹,像个老前辈一样看着这些来荣耀里来来去去的人。


他以为击败对手是毫无疑问的事,就算有遗憾,至少也不会影响到他。


可是他却在看到那孩子的眼睛时动摇了,他看到了他有多努力地去转变,就算被戳着脊梁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驾驭不了现在的一叶之秋,他居然就听话地选择了逃开。


他是难受的吧,自尊砸到地上,不甘到了极点,却不会一往无前地冲过来了。


即使是最想打败的人,是以前见了面就恨不得冲过去胖揍一顿的人,如今明明近在眼前,场上却只有一叶之秋追向牧师的背影。


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成熟的,就算是叶修也挑不出毛病。


这个曾经一头撞在南墙拉也拉不回来的野狼崽子终于学会了逃避和退缩。


“叶修,你难道不觉得,你对孙翔太过苛刻了吗?”


“你对其他后辈怎么说也算鼓励引导,但对孙翔,你可说了不少狠话啊,平时你不这样的。”


被这样问的时候,叶修直接道:“说少了他听吗?”


好像还有点生气的意思。


他很少有这种针锋相对的情绪,当时他想,毕竟是拿着一叶之秋的人,不能太差。


他有过期望,也有过一些为之过早的失望。后来他俩越发撇不清,有时候他确实生气了,却没有摊开了说的勇气,也没有仔细去引导的耐心,又或者他从心底里清清楚楚的知道,单凭一句话,根本改变不了孙翔。


产生的陌生情绪和这些胶着不明的关系,不如就这样放置着吧,总能淡下去。


他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只能在最拿手的荣耀里让那些如火般烧灼的东西静落下来。


对世事看得通透的人,看清自己却花了不少时间,到叶修明白过来的时候,他看着窗外,熟悉的事物消失,连着那个在黑夜里跑来抢走他半支烟的家伙也一并消失了。


他不止一次惊讶过他们之间那点似有若无的联系,就算在人头攒动的地方也能一眼看到对方,只是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点灵犀也隐匿起来,让他在茫茫人海里找了很久。


那一刻他心里焦灼,煎熬,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那点私心——


他希望那个人追逐着他,一直望着他,一刻也不要移开视线。


他让他把头抬起来,低着太难看,但看着那双眼,他又后悔了。面前的人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下一秒眼泪就可以往外冒,一副想哭又倔着抵死不肯服输的表情。


他心疼着又充满自责,只想把他揽进怀里好好抱抱。


遇到这样的一个人,他有多欣慰,又有多复杂。


“给我一点时间,马上就回来。”下了台众人还沉浸在喜悦中,作为主角中的一员,叶修知道走了就会被灌趴下,在醉倒之前他只想做一件事情。


说完这一句,叶修跑进黑暗中。走廊,过道,快速地一一掠过,他很确定,甚至莫名的坚信着。


孙翔一定会在的。


叶修突然停下脚步,长舒一口气,笑了笑。


“我以为你走了。”有些庆幸和得意,却仍这么说了。


孙翔靠在转角处,匿在灯光微弱的地方,见了叶修愣了几秒,走上前去拉过叶修的双手,扣在指间。他抿着唇帮叶修做着手操,豆大的眼泪掉下来,哽咽着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你会来找我。”


平时刺得扎人,哭起来又软。


叶修盯着他肿起来的眼睛调侃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哭啊?”


孙翔不说话,哭成什么样他也不管了,只一味地按摩着叶修的十指,手臂都有些发抖。


握手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不会错的,那一阵细微的,却无法忽略的轻颤。叶修自己知道,所以才匆忙松开了手。


孙翔这个样子,叶修也敛起表情,他看着孙翔边哭边抖,十指扣着他,生怕他这双手下一秒就废了一样。


那股暖到骨子里的关怀其实已经足够了,他没那么累了。


叶修抵着孙翔的额头,“我没事。”


“撒谎。”回应还带着哭腔。


“真的没事。”叶修继续辩解。


“闭嘴。”被驳回。


“行吧。”叶修从善如流,忍了忍又加了句:“也就孙翔大大能让我闭嘴了。”


孙翔看着叶修那点讨好的小表情,囔声囔气的“嗯”了一声。


按到足够的时间孙翔才放心松开,叶修神清气爽的甩了甩手,对孙翔张开双臂,哄道,“我抱抱。”


孙翔靠过去,弓着背把眼睛蒙在叶修肩头,哭得有点发肿,丢脸极了。


偏偏叶修还说,“不哭了。”


孙翔给了他一锤,叶修嗷一声,委屈巴巴:“我感觉你并不心疼我。”


孙翔抱着他半天不说话,叶修轻声问:


“怎么了?”


“......”


“我脸疼。”


擦多了没注意,现在才感觉到火辣辣的刺痛,眼睛也酸涩发胀,真是不能再惨。


叶修轻轻拍着他的背,“哭鼻子当然疼了。”


孙翔很累,没力气生气了,就这么静静地倚着叶修休息,反正叶修得挺着背抱他,撑不住也得忍着。


他有点小开心。


算报仇啦。






【TBC】







下章完结吼吼吼~


评论(55)
热度(353)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