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可爱的你❤
全职主孙翔,cp叶翔,不吃任何叶受谢谢了
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和私信

关于

【叶翔】半支烟(试写)

就,尝试一下别的风格

不打tag了,后面的会全部码完再放

可别屏蔽我啊!


1.


孙翔靠在一家小旅馆的墙上,侧身背着前台,头顶上的灯光明晃晃,唯独在他被兜帽遮挡的脸上晦暗不清。


叶修在前台做完登记,拿着房卡递给他,孙翔却没有接,仍旧把手插在口袋里,只低头看了一眼就走上了楼。


叶修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很普通的卫衣和有些灰旧的牛仔裤,是这人平日里最不会选择的类型,唯独在这个和他见面的时候,他会穿得不那么招摇。


节假日的房间都被订满了,只剩下一个还能凑合的单人间,就是床太小,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仍嫌挤得慌,即使他们已经尽量靠得无比亲近了,四肢绞缠,肌肤紧贴,在没有空调的小房间里热出一身沾染彼此的汗。


浴室的灯光是明黄色的,穿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像是把整个屋子镀上一层毛茸茸的光晕。孙翔偶尔抬头拿东西的动作会把这团晦涩的静谧搅出些波动,叶修借着这点不时起伏的光亮,在孙翔手机里大杀四方。


孙翔换过的手机无一不是超大屏幕,打起游戏来非常过瘾,叶修经常就靠在旁边看着他玩,有时候来了兴致想试试,接过来琢磨了一下技能规则,手一按屏幕就黑了。


叶修看着自己放大的五官,捅捅孙翔,“要解锁。”


孙翔叼着一袋牛奶,喝得不太认真,嘴角沾了点白,闻言凑过去戳了几下屏幕,扯着叶修的手指在屏幕上按了几下,毛绒脑袋蹭在叶修下巴上,痒痒的,轻轻扫了扫又撤开,靠在沙发上玩他的另一个平板,腿伸在叶修膝盖上搭着。


叶修拿着手机按了一下,又按了一下,黑下去的屏幕熟悉了他指尖的纹路,倏地亮起来。


孙翔伸了个懒腰,露出下腹两条弧线,叶修转头就能看到他宽松的裤衩下面那点半遮半掩的春光。


叶修扔了手机爬过去抽走他手里的平板,孙翔眉头蹙在一起,动了动身子,“干嘛,别弄我。”


“让你试试这个。”叶修扒开他的裤子挤进去,“龙抬头。”孙翔靠了一声,逐渐服了软,抱着胸前的脑袋低低喘起来。


其实他习惯用的那几个语气词,例如靠啊,烦啊,我操啊之类的,总是会把音调拖长,还有点起伏的鼻音,听起来倒不像是抱怨了,落在耳边挠在心尖,叶修非常受用。


就像现在,孙翔把浴巾围在腰上,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跨上床坐在叶修身上,抽过手机看了一眼,新记录又被破了。


“你好烦啊。”他说。


“洗个澡那么久?”


“谁让你射进去?”


叶修轻笑,指尖放在孙翔后腰上,“不是你不让我出去么?”他凑到孙翔敏感的耳边,咬住那颗镶着钻石的耳钉轻轻转了转,补充,“含得那么紧。”


孙翔侧过头,呼吸带着点润,“我刚洗过。”


“嗯。”刚洗过,温温热热,还有些湿润的水汽,叶修揽着孙翔绷紧的脊背,“我知道。”


孙翔皱着眉头,脸颊潮红,捏着他的肩膀低声道,“轻点。”


叶修听着他似痛似爽的音调,快感如涨潮般涌来,褪去时也留下缠绵的浪,和一声绵长的叹息。


“轻不了。”


 

孙翔在镜子前捣腾他那飞扬跋扈的刘海,有几撮被压瘪了下去,非常碍眼,孙翔边弄边跟外面抽烟的人喊,“我很忙,改一下时间。”


叶修愣了愣,也提高音量喊回去,“怎么改?”


“星期六晚上吧。”孙翔捧了点水抹在头发上,抓了个造型,好歹顺眼了些,转身出去从衣架上拿卫衣来穿上,屋子里的烟味有点呛人,孙翔叹口气问叶修:“难道你每天都值夜班?”


他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会儿,得到了答案,“行吧。”


原本以为要是周六能有空,直接在酒店睡到第二天再走,也比这种掐着时间点赶回去的好。


他们就算在同一张床上睡过很多次,也几乎没有在隔天的晨光中打过一次照面,要么是孙翔独自睡下,要么是两人前后脚的离开。孙翔猛然想起以前听女生说过的那个有关午夜十二点的童话故事,突然觉得非常扯淡。


“白天也行的。”叶修说。


“你不睡觉啊?”孙翔嗤笑了一声,关上门走了。这场谈话就这样无疾而终,也不知道下次见面的时间是和往常一样,还是干脆别见面了。


孙翔的心思很难猜,而且还是这么没有礼貌,叶修想着。从一开始,孙翔的那副盛气凌人就从来没有改变过,甚至那个拥有着一头黑发的孙翔,眉眼里那股毫不收敛的狠厉冲劲较之如今更为锋利,几乎占据了叶修对他的全部记忆。


那时候的孙翔,头发都还是全部梳上去的,会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一双浓墨般斜飞入鬓的眉毛,眼角上挑,鼻梁高挺,不笑的时候别提多凌厉了,叶修都得回想一下是不是自己哪句话又惹到了他,不过孙翔一旦笑起来,又会自带一股纯真的傻气,叶修时不时逗一下,看他故意板着脸抿嘴不笑,却憋出两个乖巧的酒窝,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叶修习惯了他这副模样,所以当孙翔跟他说要去染个头发的时候,叶修明显愣了一下,“哈?”


“再去打个耳洞。”


“还打啊?”叶修看着孙翔耳垂上那个亮晶晶的东西,“不是有了吗?”


孙翔摸着自己的耳朵,在镜子前面打量了许久,最终慎重的点了下脑袋,头也不回,“要你管。”


叶修举双手投降。


“好看吗?要不要换个颜色?”孙翔还是板着张脸,顶着一头吹干的头发看朝沙发上撑着脑袋眼皮直打架的叶修,叶修迷糊得头都要点地,终于被突然的失重感扯回了现实,硬生生懵了几秒,意识才逐渐回笼。


他看着一头金发的孙翔,耀眼而夺目,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张扬。


他弯弯唇角,“你本来就挺好看的。”


油嘴滑舌又模棱两可,叶修总爱用这套应付人,孙翔当然不会满意,抓了抓放下来的刘海,付过了钱就转到隔壁去挑耳钉。


叶修看他在耳朵上指了个地方,老板娘就跟着在那里点了个红点,是紧挨着三角窝的那块耳骨,连骨带肉,叶修看得心惊胆战,“打这?疼吗?”后一句是问那位拿着耳钉枪的女人。


“你是他哥吧?”那人看他这副样子,笑眯眯道,“放心吧,跟蚂蚁叮一下似的。”


叶修还是觉得不妥,覆着孙翔放在椅背上的手,放轻声音,“还是别打了吧?有过一个不就好了吗?”


孙翔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几秒,老板娘见了问,“小哥,打不打呀?”这话是问的叶修,这俩人谁更能做主好像一眼就能看出来。


叶修捏着孙翔的手,指腹触到他掌心的汗,孙翔还是不说话,也不看他,叶修沉默了几秒,最后无奈地把手钻到椅背上垫着,对老板娘道,“打吧。”
亲眼见着骨肉被刺破,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疼吗?”叶修问。


“不疼。”孙翔终于出声,没事一样站起来,叶修的手虽然垫在下面给他免费捏,他也全程没施过一丁点力气,看来是真的不疼。


叶修去药店里买了双氧水和药膏,拿到手发现只有很小的一管,想起孙翔完好无损的另一只耳朵,叶修叹了口气,又给他多买了几管囤着备用。


孙翔新打的那个耳洞周围红了一圈,叶修把药膏挤上去,捏着耳钉小心翼翼地转了转,把膏体尽量带进去一些。孙翔白天跟他犟了一通,现在老实盘腿坐着,叶修擦完药,轻轻吹了吹,“可以了。”孙翔闷声不吭爬到床头,裹进被子里闭上眼。


折腾了一下午,惯例该做的事情都没做,不过他们平时约出来也并不都是为了负距离接触,要是孙翔想出去转转,叶修也会陪着。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在前面走,一个在后面跟。


也算是一起逛街了。


叶修收拾完东西,估摸着孙翔这耳朵还有的折腾,提前跟陈果请了个假,在孙翔旁边抱着他躺下。


孙翔果然睡不安稳,压到了耳朵,半夜被疼醒。叶修浅眠,听他第一声动静就醒了,够着床头柜开灯,孙翔耳朵整个红彤彤的,还烫得吓人。


叶修哄着他睁开眼,孙翔咬着唇,眉头皱在一起,蹭着往叶修怀里钻,补完药也抱着,头埋在他肩上。叶修怕压到他,调整了半天姿势,一低头就可以吻到他红得像要滴血的耳尖。


“发炎了,去医院吗?”


“不去。”孙翔声音闷闷的,整个贴在叶修身上。


叶修摸着他的脑袋,黑夜里看不清楚,掌心却能触到那抹温暖的金色。


“为什么会想打在这儿?”他问。


“因为一般人不会打在这儿。”孙翔声音闷闷的,却答得很快,还能从尾音里听出些小小的得意,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展露出姑且可以算作是高兴的情绪。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孙翔听着叶修清浅的呼吸,很容易便睡着了,他平稳的心跳声顺着胸口起伏的微小幅度传到另一个人的耳畔,使得他在一片黑暗中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孙翔越来越和他疏离了,叶修垂着眼,在深沉的夜色里借着窗外的那点月光看着孙翔头顶的那个小漩儿,他总是喜欢睡在他怀里,这一点可以算作习惯的东西好歹是保存下来了,让他们这段关系不至于面目全非。


是多久以前呢?其实也没有,乃至于他们连“很久很久以前”这种回忆专用句都不适用,那点光阴太过接近,清晰而明亮的闪烁着,叶修每想起一次唇角都会自然而然的上扬,那是他辗转留恋的岁月,是恋人青涩稚嫩的从前。


那时的孙翔,只有十七岁。









评论(30)
热度(220)

© 蓬莱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